第二百二十一章 李昕纯被劫
作者:血月流莲 更新:2019-10-05

--

-->

“属下知错,还望门主给我一个机会。”黑衣男子战战兢兢的说道,低着头不敢直视宇文廷。

“大哥,饶了他吧,我看他也是真的不知道有人在暗中保护林凡。”

一道略微带着稚气的声音传来,一个矮小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宇文廷面前,此人,正是宇文坛!

闻言,宇文廷眉头一皱,旋即摆了摆手,说道:“滚吧,最好快点给我查清是谁在暗中保护林凡!”

“是是是,多谢门主饶命,多谢三少爷求情!”黑衣男子点了点头,快速的退了出去。

来到罗刹门的宫殿外时,黑衣男子却是停下了脚步,一阵阴风吹过,将黑袍吹起,露出有些沧桑的脸庞,和那略微上扬的嘴角……

“三弟,你为何要替他说话?”

待得黑衣男子走后,宇文廷才转头看着宇文坛,问道。上官天武在与林凡的对战中,竟是不经意间遭到了别人的暗算,让得他实力减弱,不然也不至于败得这么惨。

“我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宇文坛摇了摇头,脸上也满是疑惑。

“哦?”

“黑千面传回来一个消息,他找到了万毒门派去寻找林凡的人,不过,已是成了飞灰,尸骨都不曾剩下。”宇文坛也是刚收到这个消息,这也是来找宇文廷的原因。

看着宇文廷疑惑的表情,宇文坛接着说道:“他用‘复星术’还原了当时的场景,发现将那些人挫骨扬灰的,只是一个少年。”

复灵术,这种法术极其诡异,能在在灵魂消亡的地方,引出残存在空中的记忆碎片,见到之前发生的场景。

虽然厉害,不过这种法术对施术者的伤害也极大,恐怕那黑千面,几个月都不能再使用真气了。

“少年?难不成是上官天武口中,半路出来帮助林凡的人,可他不才是元婴中期吗?”

上官天武可是分神后期巅峰的实力,一般人在他面前隐藏实力,不可能不被他识破,除非是上了大乘期的人,可大乘期的人,修真界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又何况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

“这我也不知道。”宇文坛摇了摇头,道:“不过大哥,你不觉得奇怪吗,别的门派都是在事前遭到了攻击,可只有我罗刹门是在事后。”

宇文廷微微点了点头,随后陷入了沉思,一旁的宇文坛见状,也不好打扰他,旋即离开了这里。

……

松宁市

“你确定林凡不在?”一处街口,赵诚忠正偷偷打量着面前的出租房,对一边的徐冲说道。

而被他看着的房屋,正是李昕纯的居住所在,他们今天是受了赵文涛的吩咐,特意来抓住李昕纯,好要挟林凡!

“嗯,他今天跟学校请了假,说是要出去,想必一时半会回不来。”徐冲嘿嘿一笑,说道。

“那就好,待会等她出来,我们直接把她拉到车里。”赵诚忠嘴角勾起,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时间一点点过去,原本会在早上九点左右出门的李昕纯,却是迟迟没有现身,让得赵诚忠徐冲二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脑。

“忠少,她怎么不出来啊?”徐冲奇怪的看着赵诚忠。

“妈的,我怎么知道,她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直接冲去!”赵诚忠不爽的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着急的说道。

而他们口中的李昕纯,此时正坐在清姨面前,看着刚挂断不久的手机,脑海一片空白。

就在刚才,林凡来电话,说是找到了她的亲人,虽然开心,可她也纠结了起来,毕竟从小跟清姨相依为命的她,又怎会一下子接受其他人?

“小纯啊,别想太多了,老婆子我陪不了你多久,现在有人能照顾你,倒也了了我一桩心事……”清姨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清姨,李昕纯竟是突然伤感起来,眼中也是逐渐湿润,许久才哽咽的说道。

“奶奶……你放心,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清姨轻轻一笑,苍白的面容露出慈祥的笑容,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不要太在乎这些了。”

“嘭!”

清姨的话刚说完,那房门却是被人一脚踹开,随后冲进来两个男子,正是想对李昕纯图谋不轨的赵诚忠和徐冲。

“你们做什么!?”

李昕纯站起来,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们,她也没想到,赵诚忠还敢来找她麻烦。

“做什么?”赵诚忠嘿嘿一笑,手臂一挥,说道:“带走她!”

闻言,徐冲便是连忙跑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昕纯的手臂,把她往外拉去,李昕纯毕竟是女生,力气可没有徐冲的大。

“你们住手!”清姨挣扎着从床上下来,一把拉住李昕纯的另一只手,将她往回拉着。

“哪里来的糟老婆子,给我滚开!”

赵诚忠见清姨阻拦,竟是上前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将其踹倒在地,露出一脸的痛苦之色,直接昏迷过去。

“奶奶!你们放开我!”李昕纯挣扎着大吼一声,竟是被赵诚忠拿出一张手帕捂住了口鼻,旋即晕倒过去……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后,林凡和李俊阳三人才才姗姗来迟,他们来的途中,糟到了邹家人的阻拦,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

而见到房中的场景时,众人都是一愣,林凡快速将倒在地上的清姨扶起来,仔细检查了一番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清姨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李俊阳见状,拿出一枚丹药给清姨服了下去,他在路上也听林凡说了,清姨是一直照顾李昕纯的人。

“咳咳……”不久后,清姨便是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林凡,着急的说道:“小纯……小纯被人给劫走了,你快去救救她!”

“什么!?”林凡一愣,嘱咐了李俊阳几句话后,直接冲了出去,李昕纯身上留有他的真气,沿着这股真气,就一定能找到她。

林凡出了房间后,却是发现李俊阳跟了上来,说道:“放心吧,我可以把她救回来的。”

“我不是不相信你。”李俊阳跟在林凡后面摇了摇头,说道:“她是我妹妹,要是什么都不做,那我这个哥哥也太不负责任了。”

林凡点点头,也没有说话,他也能猜到李俊阳的用意,这么做,只是想和素未谋面的妹妹,让得关系亲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