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大结局
作者:晓色灯泡 更新:2019-10-05

  第六十章——大结局——Grand_Finale   在纯白色的病房里,两个少年看着床上的纯白色少女。

  「手术後春日野的情况很稳定,应该很快就醒了。」历还是那样懒洋洋的声音,这不表示他不在乎,只是他的性格使然而已。

  「嗯,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穹了。」穿着黑色西装的夜明真切的感谢道。   「接下来你有甚麽打算?」历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带着穹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就此一生。」夜明低声道:「对了,历,要不要跟我征服一个只属於我们的位面。」

  「不了,我跟我的伴侣们和成教的歼灭白书还有几笔帐要算。」历摇头道,头上的萌毛跟着左右摆动:「或许有一天所有事情都解决了,我会呼唤你的。」   「对了,京介跟织户怎麽样了?」

  「京介的妹妹,好像叫桐乃来着,当上了TEEN杂志专属的读者模特,很有些名声,现在兄妹俩正打得火热。」历感叹的道:「至於织户,你肯定不会相信,他好像要在第二学期转入日曜班了。」

  「能把朽木雕成器,该说不愧是班长大人吗?」梢应该也专责的替他补习吧,毕竟爱屋及鸟。

  这位班长心里对他的那点小女儿心思,要是夜明再看不出来,真的可以拿块豆腐撞死了。

  「不,据说织户本人也是个天才,才几个月就把初中到高中的课程都完成了。」历的萌毛打着旋。

  「如果织户是天才,那爱因斯坦也烂大街了。再说他真的有那种才能的话,在低年级时早被发掘了吧。」夜明不以为然的道。

  「好像是班长用了甚麽秘传的温习方法,织户才突然觉醒的,我就在想,该不会是色色的奖励计划……之类的。」   究竟死党在你心中是甚麽形象啊,喂。

  「嘛,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也不错的啦。」织户这人太不像样了,如果有班长那样认真的人管管他(作为女朋友),或许也会安定下来吧。

  「我从暗部的情报得知,那个竹井好像也遇上了麻烦,她毕竟提携过梢,适当的时候拉她一把吧。」

  「就是那个学生会长兼麻将部部长嘛,听说她在暗恋你呢,知道吗?」

  「我欠下的桃花债够多了,哪能一个个还清呢,这往後再说吧。」夜明对此也露出了烦恼的表情:「还有啊,我离开的时候,你给我看好驹场他们,我不想他们陷入极端,最终自毁长城。」

  「看来我会很忙碌呢,不过,我也记挂着那三个家伙呢。」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粗暴的踢开,一个穿着常盘台校服,系着蝴蝶结的双马尾、茶色头发的少女冲了进来,嚷道:「听说春日野学姐做了脑部手术,为甚麽都没人告诉我。」

  接着就像盯上猎物般望向夜明:「羽深学长,回来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难道黑子在你心中的地位就这麽低吗?」

  「我也才刚刚回来啊,倒是你,不去缠着你的御坂学姐,来找我这个『基佬』干吗?」夜明也不知怎麽处理跟黑子间的关系,上次他偷吻了她一下,估计现在还在记恨着吧。

  「同性间怎麽可能有爱情,我真正喜欢的是……」黑子说到这里,目光游离,就好像有甚麽重大机密哽在喉间。

  这个时候,病床上的穹睫毛颤动,缓缓张开了眼睛,她的瞳孔是那麽美丽,透明彷佛琉璃,夜明再一次看呆了。

  「夜明……」穹还不适应说话,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知道,当我醒来的时候,你会陪在我身边。」

  「穹……」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为甚麽泪珠就就这麽失控的滚下来呢。

  穹晶莹的眼珠也涌出了泪水,这是喜乐的泪水、爱的泪水。

  经历了这麽多苦难,承受了那麽多伤痛,夜明与穹终於又聚在了一起。   看着两人相拥而哭,历和黑子都识趣的退出了病房。

  在长长的走廊上,历首先打破了沉默:「有的时候,机会过了就没了。」

  「如果我早点明白自己的心意,也许……」黑子摇了摇头:「不,这个世上,也只有那麽洁白无瑕的女性配得起羽深学长。」

  「可是……」黑子抬起头来,她的眼眶都有泪珠打转:「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Judgelight的名头,就由我来继承吧。」

  说着别起了风纪委员的骄傲,那绿与白相间的臂章,瞬移消失。

  「估计是躲到甚麽地方哭去了……」历笑了笑道:「真是好懂的女孩。」   =================================================================   在医院用作疗养用的公园里,两个女人正在交谈。

  「你确定?夜明他真的获得了『似神者』米迦勒、『光之使者』路西法、商神赫密斯和奥帝努斯的传承?」芭德薇一脸认真的问道。

  「从他身上魔力,哦不,神力波动来看,他应该是通过等价交换的原则换取了无上的力量,毕竟当年神子也是用这条法则来救赎世人的,只是不知道他用了甚麽去交易……」神裂沉吟道。

  「只要不涉及到『核』就行了,只要『核』没有动过,他就仍然是我们认识的夜明。」   「你很在意他吧?」

  「你不也是吗?」芭德薇撩了撩秀发:「但是,你我都知道,我们是留不住他,像他这样被因果律和命运眷顾的人,注定是会冲出这个世界的桎梏的。」

  「或许唯一能抛弃一切跟随他的,也只有那女孩而已。」

  「我们和春日野小姐不同,在世上还有许多枷锁,但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老去,可能那时候我们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我们就期待那一天吧。」   「嗯。」   =================================================================

  学园都市的天空总是充斥着各种异物,有播放着天空预报的飞船,有直通天顶的太空电梯,但是今天的黄昏,却实实在在出现了科学不能理解的异象。

  云海之间透出了虹光,一条金色的阶梯从地上直通到天上,没入云端,在民众的惊讶和疯狂拍照中,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冷酷少年抱着纯白色的少女一步一步的往上登去。

  在不远处没有门窗的大楼中,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怎麽?他可是计划中的变数,你不去阻止吗?」

  在房间的中央,有着一个泡着褔马林,以钢化玻璃制成的直径四米、全长十米的生命维持装置。在里面有位身穿绿色手术衣的「人类」,头下脚上地悬浮着,他既像男人又像女人、像大人又像小孩、像圣人又像罪人。

  用机械合成的声音,他缓缓开口了:「反正他的存在已经**出现了不可逆的异变了,再控制下去也是做无用功,而且我也对接下来这个世界会发生甚麽事很感兴趣。」   「你变了。」

  「是的,他让我想通了很多事情,而且他身上说不定有着超越荷鲁斯时代的因子呢?」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嗯。」   =================================================================   「夜明,我冷。」   在半空中,穹瑟缩着身子说道。

  「那就穿上它吧。」夜明凭空抽出了一件银白色的披风,给她围上:「你想去那里,天堂、西方极乐、奥林匹斯山、还是阿斯嘉特?你该不会想去炼狱看S.M.大戏吧?」

  「夜明,你坏。」穹仰头看着他:「我想去一个没有伤痕,只有无数兔偶的世界。」   「哪有这样的世界?」夜明愣了愣,道。   「你不会自己创造啊?笨!」

  夜明哈哈大笑:「好,说得好,那我就创造这个世界。」   在嬉笑声中,两人的身影渐渐隐入云彩中。   全书——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