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魔法协会
作者:今晚阵雨 更新:2019-10-05

  “大人不知是否了解魔法协会?”看到拜伦停下了脚步,彩芸心情也随之平静了下来,微笑的问道。

  “我并不是魔法师!”

  “呵呵的确,对于魔法协会的情况,除去魔法职业者,外人很难少有了解,但是我却正好看过一位魔法师的笔记,里面刚好说明了一些魔法协会的情况。”看着拜伦神色聚精会神了起来,彩芸轻轻一笑然后继续说道:“我们脚下的世界有着无数个种族,而远古时期的人类却是一个异常弱小的种族,那时人类没有魔法师、没有武者,但却有着信仰,信仰供奉强大的生物就像供奉神灵一般,并受到它们的庇护正是人类找到的生存之路,即使这条路需要牺牲无数人类的生命,但人类这个种族仍旧凭借着那些成为祭品的人类在那个残酷的时代存活了下来。之后混乱时代,人类掌握了斗气的力量,但神权仍旧统治着世界,直到世间出现唯一的那位人类王者,强大的大导师,魔法才开始出现。探索法则揭露真理这正是魔法师们研究的事情,而这却毁灭了信仰侵犯了神权。

  那位人类王者还在的时候,还能压制那些愤怒的神官们,但自从王者消失,神官们便掀起了报复,一个个魔法师被定位成巫师魔女定死在了火刑柱上,那一年被成为无月之夜,王宫前的火刑柱一直在凄厉的惨叫中燃烧着,一直到某一个大雪的夜晚,上千位魔法师在当时最强大的五位魔导师带领下包围了王都并布下了血祭之阵,魔法的五芒星阵图在王都上空成成叠叠的堆积着,而在那些死去的魔法师血液灵魂的指引下,方圆百里内的元素如同巨大的飓风被引导注入了王都的魔法阵中,并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神级禁咒:神域陨落。

  整片天空被强大的魔法阵遮挡,无数光辉如同一座座月城将大地与天空隔断,神灵再也无法看到这座王都了。

  从那刻起任何神术都无法在这里施展,而失去了与神联系的神官们被驱逐出了这个王都,并永远失去了这片土地的坐标。

  而这个地方便是魔法协会的总部所在,其职责便是守护所有魔法师,为了避免无月之夜再次出现,这一条职责被作为无法修改的铁律永远刻录在了魔法协会的大门之上。

  因此拜伦大人,你能想象如今你若是再次踏入魔法塔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说完这话,彩芸深吐了一口气,然后安静的望着眼前脸色剧变的青年。

  ················

  魔兽森林第一层,一座屹立在魔幻景色中的魔法塔敲响了魔法之钟带来一阵紧肃之气,而不少强大的魔法护卫以及使魔从魔法塔涌出,冲向了魔法阵外的森林。

  “蒂斯塔·布莱希特大魔法师阁下,使魔已经派出了,按照您定位的方向,相信很快便能发现那位敢于杀害魔法士的大胆家伙了。”魔法塔顶层,一位满头白发的法师恭敬站在一个男人的身旁,望着桌上地图上标示的各种光点严肃的说道。

  “嗯,很久没有家伙敢在魔法塔周围对魔法士动手了,真不知道该钦佩这位青年的大胆还是鲁莽。”男人口中淡淡的说道,手一拂,眼前一个水晶球景象变化,印出了一副清晰的景象,这幅景象正是每位注册魔法师死后自动激活的视觉链接魔法。

  一个被悲鸣水元素环绕的年轻人正站在威尔士尸体的不远处说着什么,而其身旁的威尔士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全身的魔法道具都被洗劫了。

  ··············

  终于从那恐怖的压力下挣脱了出来,拜伦冷冷的望着面前这位变得镇定女子,“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的确拜伦无法理解对方这样的做的目的,如果真按照对方的说法那么自己现在正处在最危险的情况下,这样一来她们选择呆在自己身边的话不就远比离开自己呆在魔兽森林更加危险吗?毕竟在这魔兽森林第一层愤怒的魔法师远比魔兽来的危险。

  除非情况并不像对方说的那么严重,自己的处境没有想象的那般危险。

  而看着面前这位青年这么快便从这突然降下的恐惧中挣脱了出来,女子的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欣赏。

  “大人,这件事情其实您并没有错,您突然被袭击然后自卫中失手杀死了威尔士魔法士。相信能够理解这种情况的魔法师们并不会太多的为难您。”

  听到女子的话,拜伦并没有任何变化,出现目前僵持的情况可以说眼前这位女子功不可没,正因为她告诉了魔法协会的事情自己才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这里,那么对方一定不会如此轻易的结束这事,因此这时拜伦并没有询问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答案··金钱··地位··还是安全。

  拜伦的举动落入女子的眼中又为其平添增加了一分评价,能够如此迅速把握现状做出判断,至少这份冷静值得赞赏。

  “拜伦大人,所以为了洗脱你的嫌疑,目前最需要的就是能够证明您正当防御的直接证明,而我这里刚好有之前威尔士袭击乌力大人的魔法景象,加上我们几位作证应该能够洗脱您刻意谋杀魔法士的罪名吧!”

  取出一个记录景象的魔法道具,女子便安静了下来,一双动人心弦的目光柔柔的落在拜伦的脸上。

  果然如此,听到女子的话拜伦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对于女子给出的解释拜伦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魔法师不是牧师,追寻真理的他们如同做法和牧师一样蛮横不讲理,恐怕就不会在这个世界获得高贵的地位以及各国良好的信誉。

  “那么我们走吧!”转过身,既然目前的情况已经明了那么拜伦便不打算再耽误时间了。

  一声巨大的咆哮中,但他林身体发生剧变,一瞬间一只毛发亮泽的巨大白狐便在三位女子呆滞的眼神中显露出了身影,并在卷起的微风中用那双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只到其小腿的四人。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魔宠但他林。”没有再多的话语,拜伦一跃便上了但他林的后背,而三位女子互相望了望迟疑了一下同样咬牙爬了上来。

  可以化作人形的魔宠,这究竟是几级魔兽啊!三位女子同时呆滞的想道。

  嗷嗷嗷····

  “呵呵,但他林这一次忍一忍吧。”

  显然但他林排斥除拜伦之外的生物爬上自己的后背,但在拜伦安抚下瞪了一眼身后的三位女子便全身气息消去如同一团无息无声的阴影在森林中快速的串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