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流言蜚语
作者:写手十一 更新:2019-10-05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个兔崽子,你找死啊?

肚兹儿犯白,董大婶目呲欲烈,其臃肿的体态更是不断的颤抖,似想将远处的十一生吞活刨一般。

话闭,整个场子死寂了一片片,俨然她平日来竖立的威严起了极大作用。

蓬松的乱发,加上肚兹儿那处泛白的肥肉,活像遭受了强暴了的妇女。

但!

谁会看得上这样的妇女呢?其实大家的心里面都清楚得很,但却又因为清楚得很,所以全场陷入了微妙的尬尴情怀。

但谁可限制男儿心中的小九九,暗道倘若肥大的身体像座大山那般压上来,想想…

在场的男士无不捂住自己的痛处,面容恐惧地别头,但是想拼命忍住却始终难办!

恶狠狠的眼神一次次略过,目光所及,尽是襟襟而颤的小鹿儿,虽本人看起来的确十分滑稽,但在此刻又有谁敢笑呢?

别说了圣堂的弟子,就连旁边的二位人儿,两手也不知该放在哪处,老脸微红,哪有一派师祖所应有的典范。

你看我一眼,我看你那谁一眼,眼神开始目地意见。

双手偷偷地置于身后,眉头微低,像极了没事人一般。

其实心中却憋着偷笑,只是在众弟子面前却着实得做足脸面,这点心思董大婶哪能不懂?只是那可恶的十一却像个猴儿精般躲到了远处,指手画脚地点评,也确实,十一的记忆被剥夺,要是以前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也未曾敢‘嗯’一声,但先进却无需忌惮什么。所以那模样放在董大婶眼中根本就是刺她的痛肉,而且是一刀一刀地刺那种,是那屈辱一针一针地扎进心里面。

本想仗着元力功底的深厚好将那家伙也羞辱一番。但早已经察觉到气氛不对的十一可没那么傻。

画面变得静离,只是美感不足。尬尴的气氛继续蔓延,董大婶怒色黯黯道:老娘默默守住冰清玉洁之身,你道今天给我毁得一穷二白,想找死?

心中想来,又一股气涌上心头,直冲灵盖,眼神厉狠是先进最具杀伤力的武器。

各处都尽是瑟瑟发抖的弟子。

东望望。被瞪,西望望,被瞪!

甚至连看隔壁的眉毛女子你也瞪?

弟子心中便打起了鼓来,只是屈服与她的权威过大。一个两个却不敢做出头鸟。

心中有人暗自庆幸走得快的那些人,因为现在不让走了,留下难受得要命,你想咋样?

稍稍一台眉,就能够感受到凌冽的怒意。心中憋屈得很。

于是乎,嘈杂声音开始泛起,起初还是一两个,之后是被扼杀在摇篮中。

但后来煞然越演越剧烈。

喂,你还别说。董师祖还真蛮有几番愠色嘛?状若赞美,但语气却极显讽刺。

要是还有几番姿色,你倒是上啊!哈哈!

小生怕高举不起,哪里,哪里,合适!

哦……!

一旁略显木讷之人,听完,唇蠕动得僵咧,拼命地摆手摇头。

暗骂这世界太疯狂了,什么时候母猪恋上大黄狗了?还是自己的审美观出现了问题?

看了看周围的弟子,尽都是赞美之语,目光开始往平日不留意的女子身上涌去……

圣堂的弟子从董大婶的曾经谈到了先进,再从先进谈到了生辰,之后在扩充道了:董大婶内心中不能够告诉你的几个小秘密等等耐人寻味的小问题。

以及董大婶为何隐忍火堂的一百个理由等诸如此类。

站在远处的十一下巴叠叠地下仰,若不是用手接住,真心害怕他是否会掉下来,现在实在开始不得不佩服这圣堂弟子极其富有的想象力了。

天马星空,任君高走!

在那一刻,这一刻,无论男的,女的在这一刻口水吐沫地齐飞。

哈哈,我跟你说当年董师祖可谓美姿动人,后来你道为何变成这样?

怎么了?

好奇心如小白鹿的弟子赶忙凑了过去,一个这样,两个这样,越来越多天花乱坠的故事腾空而起。

人声的浪潮中一位欲想发言的人马上被身边的人迅速制服了,手还未抬高,便沉进了人群中。

嘈杂的声音淹没了一切声音,其浩大之势已然不能用壮观二字来比拟,应该被称之为千古奇观。

或许圣堂弟子今天才发现,原来发掘别人的隐私是如此开心的一件事情,拿别人的故事来谈论更是一件如此让人兴奋的事情。

于是,很多年之后,便有了一个叫做隐私谈论会的大赛出现。

那里尽都是八卦之人所爱好的地方,那里发掘的人物隐私尽都是具有传奇人物色彩背后的黑暗。

主题既有内涵,耐人寻味,且紧扣主题。而且更重要的是有看点!

越发的嘈杂之声,让这般尴尬的场面变成了万人谈论的场面。

着实让人没有想到。

我跟你说,关于李白儒的一些事情,作为我们谈恋爱的条件,师妹如何?

哦?

见机迅速在耳边附去了窃窃私语,那女弟子嘴角泛起一抹有兴趣的笑容,改些天,咱们得好好谈谈!

来,来,张白儒独家隐私条例哦!

我的是关于力武的初恋事件还有女主角的悲剧爱情故事,过来,过来,麻烦请交钱,这东西值那个价!

啊?

好吧!

……

各处想起了大声地嚷嚷,原本还在偷笑的二人面容戛然僵硬,望着已经进入了高潮的人潮似乎是止不住的了,三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均都恨恨地瞪着远处的十一。

听得不亦乐乎的十一后背猛然生疼,感觉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讪讪地转头望了过去,在这精彩绝伦的开心场面中,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新鲜的潮思,只是懂大婶的脸比往日泛得更红了。

十一,给我滚出来!

尽管呐喊!

尽管嘶吼!

声音还是迅速被争论的声音淹没下去!

虽听到,可十一不傻,故装作掏耳中异物的模样。

目不斜视,耳观鼻,鼻观天,现在料谁会犯傻得敢触动这祖宗的眉头?

旁边的两个老家伙也未曾料想,这十三女竟会有如此的窘态,然后顿了顿,脸色甚是忍得泛红,力武更是毫不留情地给了自己一拳头,胸口起伏得厉害。

但那浩大的场面依旧未有停歇的势头,愤愤地服袖子而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