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西门 更新:2019-10-05

  在我死去的当天夜里,大明皇宫突然响起朱元璋愤怒拍响龙书案的声音。金兰在悲痛中向父皇讲述了我在蒙古的事,以及莲衣的真实身世,朱元璋没有想到自己极其信任与欣赏的驸马柯桐,原来是一个因为贪**而挑起蒙汉战争,又巧舌如簧把别人的**劳据为己有的人,盛怒之下将其革职发配到原籍永不返都。

  朱元璋毕竟是一个胸怀天下苍生的皇帝,他感慨在他的子民中有这样一个肯为大明的江山、为自己的家、为自己心爱的人倾尽激情和热血的人,于是便用他惯常的方法给予补偿,颁下一道充满愧疚的圣旨。

  这时候,除了林蝈蝈和素儿,任何人都不知道我和莲衣已经离开人世,所以当大太监陆子厚带着一队官兵骑马向掬霞坊走来的时候,店铺紧闭的大门前是一副行丧的场面,这位年迈的老太监在黯然神伤中落下两行清泪,因为无法复命,他执意坚持去看我的坟墓,并要在墓前宣读圣旨。

  大明洪武二十七年三月二十五这天黄昏,苍苍茫茫的天地都笼罩在惶恐的昏黄之中。秦淮河边一根长长的招魂幡在斜阳下迎风飘飞,墓碑上刻着“兄林一若、嫂解莲衣之墓。弟林蝈蝈、妹宁素儿叩立,大明洪武二十七年三月二十四”字样。

  放满了金元宝和锦缎的新墓前,大太监作为宣读圣旨的人,破例在宣诏之前大参三拜,然后用他尖细的嗓音宣读了这道已经无法实现的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掬霞坊研香

  奇才林一若出使蒙古尽显大明朝廷之怀柔威名,更有治毒、建立蒙汉城不可磨灭之**勋,特赏黄金万两,锦缎五千疋,封太子师、护国公,解莲衣封护国夫人,子子孙孙袭享爵位。钦此。“

  我说过,如果林蝈蝈想我,就把“谁的莲衣”做成熏香燃放。大明洪武二十七年三月二十六正午时分,林蝈蝈和素儿为我圆坟回来,决定把“谁的莲衣”点燃在秦淮河里为我和莲衣招魂。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消息传得如此之快,就在他们身穿雪白的丧服划着船从远处过来的时候,后面竟然有百余条小船紧紧相随,船上是身着丧服的百姓,而秦淮河两岸更是人山人海,朱元璋、黛妃、金兰和文武百官也在其中。百姓们往河里撒着雪片一样纷飞的纸钱,林蝈蝈看到此番情景,感动得泪如雨下。他抖颤着点燃了船头的香炉,一道红雾从香炉里飘出,秦淮河上顿时红雾缭绕,继尔,一片红雾笼罩了南京城的天空。

  我和林蝈蝈都不知道“谁的莲衣”是何种味道,但是两岸的百姓们闻到后竟然悲从中来,人人以泪洗面。素儿哭着告诉他,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味道,一种思念的味道,一种为了爱人而活着并且感动的味道。

  放香之后,普天之下都遍传此事,有人把它编成话本传诵,话本中说林一若和莲衣在认识并相爱的一年当中,有七个月分开的时光,大明洪武二十七年三月二十四这个阴天,林一若用血泪和凭着对莲衣的挚爱做出旷世奇香,取名“谁的莲衣”。他的兄弟为二人招魂放香时,整个南京城都笼罩在红色香雾里,沉浸在荡气回肠的悲恸之中,百日不绝,而人们则像着魔一般反复默念着这个香粉的名字。

  谁的莲衣……

  谁的莲衣……

  谁的莲衣……

  谁的莲衣……$j'divimageimg'errorfunction{thissrc=thissrcreplace/http:、/、/^、/+、//g,'http://imgniubb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