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黎明不再来
作者:梁大才子 更新:2019-10-05

**之夜总是太短暂,从来没有人嫌长。但这一夜,牧文皓却觉得太长太长了。

事实上,他已经尽情享受这久违的一夜,两次醒来都摇醒凌柳飞,把满溢的爱用强烈的肢体语言向她作了倾诉,两人在爱的交融中穿越了巫山仙海,现在熟睡的凌柳飞梦中都还带着笑容。

这是最累最快乐的一夜,也是最充实最漫长的一夜——这是牧文皓第三次醒过来后的感觉。

如果说前两次是心有记挂而醒的话,那么这一次却是睡到自然醒,牧文皓也不知毕竟睡了多久,睁开眼时已全没有睡意,可是房间右侧全水晶玻璃结构的墙体却没有从外面透进哪怕是一丝的光亮,张目所到,黑漆漆一片,似乎还是凌晨时分。

“奇怪,怎么还不天亮,究竟几点了呢?”

牧文皓翻身起床,喃喃自语,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按了开机键,等待着手机启动系统。

“才凌晨12点10分,我靠,还这么早……啊,不对,凌晨应该是0点10分,已经中午12点多了?不可能吧!”

牧文皓随手把窗帘拉开,极目向外,像望向一个无边的黑洞,连窗外的绿化树都看不到,简直比以前的夜还要黑,怎么可能是中午了呢?

“这破苹果也该升级了!”

牧文皓放下擦花了屏的苹果4,拿起凌柳飞的国产小米,按了开机键,稍等了一会,看看屏幕:12点12分。

“啊,还真中午了?怎么回事!”

牧文皓这一惊非同小可,粉红小米差点掉了下来。他急忙放下手机,打开窗户,探头出外,环视四周。四周依然是黑暗,远外的小楼大楼却是灯火通明,马路上车来车往倒不像凌晨。只是灯光交织宛如夜景。

牧文皓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雷承,还没有拔号,手机铃声却响了,一看,是顾枫,忙接通。

“新郎倌,起床了没有?”

“刚起,现在几点了?”

“哈哈。现在中午十二点了,可外面还是大黑夜。你可别怪我天没亮就打电话给你,这天估计永远也不会亮了,网络上都在传世界末日到了,你怎么看?”

“世界末日?不太可能吧,有没有权威专家的说法?”

“权威说法啊,有专家说玛雅历法有误差,玛雅人的预言被推迟了三七二十一个月。从上次的预言日期推算,恰恰是今天。也就是说,从昨晚黑夜开始后,再不会有黎明的出现。现在到处人心惶惶,暴乱频现,你得留意点你们公司的情况呀!”

“我不相信是世界末日,不过今天的情况的确很奇怪。我也想不明白……那就这样了,我去公司安排一下。”

挂了电话,牧文皓在穿衣整装的当儿,又接连接了几个电话,雷承以及一些部门经理纷纷汇报情况。江名各个工地都停了工,省城有些加急工程挑灯而建,但效率明显降低。

突然的变天,的确很要命,即使不是世界末日,黑暗延续个一二个月,对牧文皓来说也是末日,庞大的工资支出不说,单是那误了工期产生的违约赔偿,就能令安德公司宣布破产。

“小子,等一等。”

牧文皓望了一眼还在酣睡的凌柳飞,刚欲转身开门而出,月老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牧文皓大喜,居然忘记身携带着神级专家,忙说道:“啊,月老,你快说说,这是不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天象异变,未必末日。我现观星河被蔽,不见星色,恐防天狼星诸党为祸,布局星际,企图颠倒乾坤啊!”

“啊,又是天狼星?”

“我现在也不能完全确认,但连阳神都被挡,显然是星际发生了极大的变故。现在看来,你只有尽力想办法帮我完全修复月魂,令我重回星月界,才有可能控制这场天地浩劫,还你们人间一片光明了。”

“完全修复月魂?月老,不是我抠门,我目前的财力真没达到!”

牧文皓开始摸鼻子了,他并没有忘记这件事,也不是不想帮月老完全修复月魂,但那条件哪怕现在身价过亿,也是望而生畏。

——万两黄金,百块巴掌大的翡翠,外加十枚拇指大的钻石,这是月老完全修复月魂的基本条件。翡翠与钻石的品质虽然未说明,但牧文皓知道月老要的基本上都是极品,总价值恐怕要数亿。说实在的,他手上的现金并不多,大都是靠银行的贷款融资来建工程,换句话说,未完成的项目都不能当作是自己的资产。

相对月老的奢侈条件来说,牧文皓还是穷人一枚。

“别无选择!”月老语气斩钉截铁,“这不但是扞卫我们星月界的尊严,也是拯救你们人类的唯一方法。任由天狼星野党继续控制星际,后果不堪设想,星月界现在群龙无首,估计已失去了抵抗力,只有我回归月位,才能重整兵阵,对抗野党。而且事不宜迟,你得马上想办法帮我备齐材料,令我全面修复月魂!”

牧文皓想了想,一咬牙:“好吧,我一定尽力。需要什么材料,你详细说一下。”

“一万两黄金的要求还是像以前那样狗头金,需要纯度在80%以上的,一百块翡翠,直径成人巴掌大小,其中帝王绿要二十一块,祖母绿要四十九块,另外的三十块玻璃种与冰种各半,红翡、绿翡都行,但一定要上品。至于十枚钻石,要求不高,未经过加工的原矿就行,亮度要稍高一点。另外,还要八十一块陨石,这个就不用说了,就是以前那种给我补充能量的石头。”

等月老说完,牧文皓的鼻子已经摸到快要掉皮了。

天啊,比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其他不说,单是二十一块帝王绿翡翠价值就不可估量,这个稀缺的品种本身是可遇不可求,大多成为了土豪的藏品,有钱恐怕也买不到。祖母绿比帝王绿稍多见,但数量也是倍增,难度系数也不亚于帝王绿了。

仅仅要备齐这批翡翠就够呛了!

“月老,这……这个有点为难我了。就算能备齐都需要不少时间,现在到处黑灯瞎火,混乱一片,怕交易都有影响呢!”

“星际方阵,一周就能定局,超过一周,我也不敢保证还能不能扭转局面,所以,我只能给你七天的时间,我要的材料必须按质按量,一块也不能少。实在备不齐,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或许天地之变也是时候发生了。”

月老最后的说话有点低沉,牧文皓能感觉得到一种遥远的哀伤在心中飘浮,这也是唯一一次能感受到月老的情绪。

也许是源于对月老的感情,也许是源于对一位老人的安慰,牧文皓不知哪来的底气,突然大手一挥,捏拳向上,坚声说道:“月老,请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

不过,底气归底气,现实归现实,很快,牧文皓就被残酷的现实磨平了澎湃底气的棱角。因为当牧文皓把这些“材料”向自己的“金兄弟”林子腾说出时,这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纨绔大少直接就吓傻了。

林子腾回过神后,连玩笑都不开了,十分凝重地说:“先给我汇十个亿过来,我向各国大型金行下个订,或许能凑齐,但至少得一个月。”

牧文皓只有苦笑:“十亿把内裤卖掉都凑不够,最多能凑一个亿出来,而且还是挪用项目的贷款。”就算能凑齐钱,时间上也是来不及。

林子腾只有叹气表示爱莫能助,这个数字哪怕是家底殷实的他也是无能为力,但狗头金与钻石他拍着胸膛说包在他身上,钱不钱没所谓,能让天亮起来就行。

最后,牧文皓只能叮嘱林子腾先联系下各国商行,看能不能在七天内找齐这批翡翠,至于钱,自己再想办法筹集。

可是筹款,同样比牧文皓想象中的要难,上亿的数目,只有银行有这种财力,但必须经过层层的审批,没有一个月别指望能放款。更重要的是,现在已经进入黑暗日子,银行直接就关门停工,连审批都无门。

奔波了一天,牧文皓铩羽而归。

经历了一天的黑暗,全省城都笼罩上了一种悲观的情绪,人们话题中离不开“世界末日”这四个字,再加上网络言论大肆渲染,人心更是惶恐不安。尽管官方媒体接到了政府的授意,发文说这只是一次罕见的日食现象,明天太阳就会从东方升起。但因为没有足够说服力的科学根据,效果甚微,反而比不上“玛雅末日论”更令人们接受。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对官方的言论半信半疑,期待着明天太阳从东方升起。但,明天的太阳真的能从东方升起吗?

凡事都有两面,哪怕是面对世界末日的来临,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愁的大多是富人,好日子谁想它有尽头?而有相当一部分穷人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心理,在灾难来临之时,终于可以和富人站在了同一条平行线上,反正日子不好过,破瓶子破摔,看谁怕谁!(未完待续。。) 房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