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羽四十七 原界篇
作者:七羽落 更新:2019-10-05

第六十六章羽四十七原界篇

原界篇

三转折

人之一生,如若只在意每一次与他人之间的悲欢离合,而忽略其中所包含的感情,和自己所想要表达的情感,或许这一生,并不会有太多的起落沉浮,与此相对应的,自己内心里,也不会产生所谓的大喜大悲。而这也许恰好是,许多人之所以一直都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不知不觉中,迷失自我的原因。

撒旦离开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份礼物,但因为自己并没有和他认识很长时间,所以心里,并没有感到多么的不舍。看过的太多,我才一直都很明白,人和人之间,总是要经历遇见和分离的。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和他那一别,居然会是想都没有想过的永远。

桑泽新区,混乱领域里的一处人口密集区,因为附近有当局者的居住,因此多次都避免掉了战争的牵连。第一次到那里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的一生,都会在那里度过,但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所谓的一生,也许并不会全部受自己左右。因此在那里,我并没有遇到自己人生的开始,当然,也没有与之相对应的结局。

我慢慢走在并不是很热闹的街道上,来回地看着周围的住房和人群,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心里只想要找到一处可以暂时容身的地方。这种愚蠢的举动,给我带来了麻烦。

“喂,小子!走路看着点,你撞到我了!”正在我四处张望着的时候,面前突然传出一个刺耳的声音,让我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一边不住地道着歉,一边抬起头看了一眼说话人,只见在自己面前,正站着五个打扮怪异,约有十岁年龄的男孩。为首的一个,额头突兀,嘴巴尖利,长着两颗突兀的鼠牙,看上去给人一种狡诈多端的感觉。而他此刻的表情,也正如他的长相一样,刻薄尖酸。

“喂!你以为,说几句‘对不起’就没事了啊?你知不知道,你撞的人是谁?”鼠脸男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将我拎了起来,看样子,并不打算轻易放过我。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时之间慌乱了起来,只知道不住地道着歉,但最后,还是被他们堵到了一个阴冷的角落里。

“小子,不好好教训你一顿,你就不知道,我哈尔,究竟是何许人物。来,小的们,给我上。”鼠脸男趾高气昂地吆喝了一句后,其他的四个人便都跟着他动起了手,接下来,便是一顿毫不留情的拳打脚踢。

“真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耐打。我们这么多人,打了他那么久,他居然,连哼都不哼一声。”发泄完以后,鼠脸男几人一边呼呼地喘着气,一边打量了我一眼,都不由得由衷地叹了一口气。但很快,又个个都变得害怕了起来。

“这,这小子,是怎么回事?为,为什么,他的骨头和钢铁一样,但为什么,他流的不是黑色的血,而是红色的?”惊慌失措地指着我问了一句后,鼠脸男五人并没有得到我的回答,惊恐地喊了一句“怪物”之后,便都争先恐后地逃离了我的身边。

我无力地瘫坐在墙角,静静地看着惊慌逃窜的五个人,没有一点想要追上他们的意思,或者说,没有一点能够追上他们的力气。我微微动了动身体,居然感觉到一阵阵的疼痛。

“我,是快要死掉了吗?”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昏暗的天空后,我慢慢向后挪动了一下身体,一动不动地靠在墙壁上,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稍微舒服一些。但看来,对于我而言,舒服,也是一件太过奢侈的事情。

我轻轻擦了擦伤口处的鲜血,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他们叫做“怪物”。努力一番后,我终于将身体慢慢蜷缩了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始觉得越来越寒冷。

死亡,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或许对于我来说,倒更像是一种解脱。人生,总是需要有所追求的,如若连可以期盼的目标都没有,就未免太过空洞,而显得不像是人生。死亡,并不只是一种结束,也是一种方式,即便太过极端,但也有着自己与众不同的追求。

我慢慢地闭上双眼,不想去想任何人,任何事。自以为的开始,居然会是结束,终究,自己还是会就这样死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种宿命。

“你,你没事吧?”就在我心灰意懒,准备接受死亡眷顾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出了一个温和的声音。用力地睁开双眼后,我隐隐约约看到,面前正站着一个和我差不多大,有八九岁年龄的女孩子。她有着一双清澈透亮,瞳孔暗黄的眼睛。双眉细长,五官精致,暗红色的长发直直落到肩膀处,端庄温柔的表情告诉我,她也许,和之前遇到的人,不一样。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孩,没有说一句话,但不知为何,心跳慢慢变得快了起来。第一次感觉到,死亡开始,和我越离越远。多年以后,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也开始知道,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你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仔细打量了我一眼后,女孩轻轻眨了眨眼睛,递给了我一块手帕,“把身上的血擦一下吧。你还可以站起来吗?跟我来,我可以到家里拿药给你疗伤。”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孩,但并没有考虑她所说的话,只是一意地想要站起身,身体的关节部位,再次开始咯咯作响。

跟着女孩一起回到家后,,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阿宁,而她家,属于桑泽新区里的贵族。向家人说明了一下我的情况之后,他们都把我当成了一个机械人,也因此,我此后便以一个机械人的身份,与阿宁成为了主仆关系,一过,便是十多年。她善良、单纯,但因为受到家里人的影响,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等级差别的观念,但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理所当然。她有时,也会难过,会生气,会冲我发火,而一直以来,我也都只是在她难过的时候,才会敢主动陪着她,从没有敢主动接近过,因为自己和她身份有别,害怕她会觉得讨厌。可是我明白,一直以来,自己都喜欢她,她也知道我喜欢她,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从来没有给过我确定的回答,喜欢,或者讨厌,哪怕就只有一个字也好,从来没有过。

和阿宁小姐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将近十九岁的她,已经是一个婷婷玉立,落落大方的女生,追求她的人有很多,她也有询问过我的看法,也有自己认真考虑过,但最后,总是会觉得不满意。有时,我也会有想过,把自己的心意说出来,告诉她,自己喜欢她,但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和条件,终究都只是不了了之。

“小姐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女生,自己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会配得上她,而她也,不可能会喜欢自己。”我这样提醒着自己,努力地不让自己有非分之想。但越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会越觉得难过,也许有一天,自己终究会控制不住自己,在她的面前,狼狈地落下眼泪。那个时候,也许就是,自己不得不离开她的时候。毕竟,这样的自己,对于她而言,只会是一种困扰。喜欢一个人,就应该让她幸福,如果她幸福的前提,是生活在没有自己的生活里,那么自己,就应该早点离开。不准难过,不准想念,不准偷偷掉眼泪,去过自己该过的生活。

傍晚,阿宁小姐家。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因为呆会儿,在附近的夏洛伊殿,会举行阿宁小姐的生日宴会,到时,会有很多的贵族公子参加,如果有可能的话,她这次或许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吩咐我和其他的一些下人看好家之后,她们一家便一同踏上了去夏洛伊殿的路。

看着阿宁小姐逐渐远去的背影,我轻轻张了张嘴巴,想要说句“玩的开心一些”,但思考一番后,终究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居然没有说出一句想要说的话。可能吧,我依旧只是一个,懦弱的人。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阿宁小姐这一次的生日宴会,会是一场转折,至少对于她而言,显得有些不平凡,而这同时,也改变了我的生活。

从生日宴会上回来的时候,阿宁小姐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在她父母的嘱托下,我在庭院里找到了她,正一个人坐在一块岩石上发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没有精神的样子。

我向着她走近几步,却突然发现有些东西打落在身上,抬起头看了一眼昏暗的夜空,才知道已经开始下雨。

“小姐,下雨了,你快点回房间吧。”从房间拿出一把伞为阿宁小姐撑起后,我轻轻劝了她一句,有些担心她的情况。

“你好烦!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阿宁生气地吼了我一句,又猛地站起身,用力在我身上捶了几拳,将我手中的雨伞打翻在地上后,又坐在石头上继续哭了起来。

“小姐……”我轻轻喊了阿宁一声,并没有说更多的话,只是慢慢捡起雨伞,在她头顶上方撑开后,一动不动地站在了她的旁边。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我很清楚,阿宁她在生气。每次生气的时候,她都会像这样冲我发火,因为她知道,不管她怎么对我发火,我都不会生气,也都不会离开她。

虽然我不想去想,但雨点打在身上,还是有些冰冷,很快,我的左半边身体就已经完全湿透,也许这一次,身体又要感冒生锈了。

“索罗,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在我沉默着的时候,阿宁突然抬起头问了我一句。

“嗯……这个……”阿宁小姐忽然的提问,让我不由得有些吃惊,但很快,我微微笑了笑,觉得这并不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小姐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女生啊。”

“是吗?”低下头轻声疑问了一句后,阿宁小姐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静静地盯着阿宁小姐看了一会儿后,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就连心跳声,也莫名其妙地变得凝重了起来,喉咙里,有些微微的酸涩。

“小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轻声问了一句,但不等她回答,便又忙接了一句,“如果有的话,就去跟他说啊。小姐你这么优秀,我想那个人,也一定会喜欢小姐你的。”第一次,我感觉自己有些虚伪,让自己觉得可怜,明明,自己那么喜欢她,却还总是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听到我的话,阿宁小姐却好像很高兴,举起胳膊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后,冲着我微微笑了笑,便站起身羞涩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姐你……你一定会幸福的……”默默地盯着阿宁小姐离去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后,我不禁感觉有些奇怪,眼睛里明明没有淋进雨,却不知为何会那么湿润,抬起头看了一眼没有边际的夜空后,雨已经开始越下越大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