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铅笔头与大树
作者:忘白 更新:2019-10-05

第146章 铅笔头与大树

听着话筒中菜菜子不依不饶的撒娇声,以及宫本平川那略带尴尬的笑声,叶风摇着头笑了起来。**挂上电话,叶风慢慢地走到了楼顶围栏前。看着脚下绚丽多姿的城市夜景,叶风纵身一跃,犹如一只在夜空中翱翔的蝙蝠一般,向着地面上快速的飞去。

呼啸的风声在叶风耳边响起,地面越来越近。叶风的双腿来回摆动了几下,瞬间就改变了飞行的轨迹,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着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落去。叶风伸手拉住树枝,身体轻飘飘地挂在了树上,穿过枝繁叶茂的树冠,叶风轻轻的落在了地面上。

叶风回头看了看漆黑一片的风野大厦,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穿过中央大道,叶风快步向不远处的银座火车站走去。

灯火通明,人声鼎沸的银座火车站内,一个金发碧眼的欧洲人走进了洗手间。不多时,一个黑头发的东方男子走了出来。东方男子站在洗手台前,望着镜子中自己那张英俊的脸庞,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已经恢复本来面目的叶风,快步走到了月台上,登上了一列开往奈良的新干线列车。

……

东京郊外的别墅中。

宫本平川放下手中嘟嘟作响的电话,兴奋的手舞足蹈。宫本平川嘴中哼着日本小调,扭着水桶腰跳起了舞。

躺在地上的菜菜子,看到宫本平川根本不理会自己,不由得撅起了粉唇,气哼哼的说道,“会长阁下,那个讨厌鬼是谁啊,没大没小的,一点礼貌都不懂。”

宫本平川摇头晃脑的笑了笑,两只胖乎乎的手掌随着舞蹈的节奏一下一下地拍着。宫本平川哼了一段小曲儿,望着还躺在地板上的菜菜子,说道,“菜菜子宝贝儿,他可是个大人物。”

菜菜子仰起妩媚的脸庞,粉腮一鼓一鼓的,不服气的说道,“他有多大啊,比会长阁下还大吗。”

宫本平川望着这个自己极为宠爱的情人,笑了起来。“他比我可要大得多了。”

“那他有多大啊。”菜菜子眨了眨眼睛,说道。

宫本平川仰起脑袋,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好说,反正他就是比我大多了。”

菜菜子揉了揉被摔得红肿的粉臀,说道,“你又骗人,会长阁下才是最大的,那个讨厌鬼才没会长阁下大呢。”

宫本平川挠了挠头,一时间想不起来怎么和菜菜子解释。宫本平川向着卧室中来回看了看,当看到电话机旁边平时用来记录电话号码的半截铅笔头的时候,宫本平川笑了起来,指着铅笔说道,“菜菜子,看到那个铅笔头了吗。我就是那么大,他呢,至少得有院子中的那棵大树那么大。”

“那么粗,那么长。哎呀,他可真大啊。”菜菜子想象着院子中的那棵参天大树,一边伸出小手比划着。

宫本平川停止了舞蹈,神色严肃的望着菜菜子,说道,“以后可不许说他是讨厌鬼了。”

菜菜子吐了吐香舌,调皮的说道,“嘻嘻,虽然他很大,不过,我还是喜欢会长阁下的铅笔头。”

“呵,真不错,这才是我的宝贝儿。”宫本平川开心地说道。

“对了,会长阁下,那棵大树这么晚找你干嘛呢。”菜菜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嗨,你看我高兴的,正事都忘了。”宫本平川拍了下大腿,说道,“菜菜子,你快点给远藤康平副会长打个电话,让他立即赶到我的别墅。”

“对了,你再通知下水源一郎长老,让他也来高兴高兴。”宫本平川接着说道。

“干嘛呀,都十二点多了,我还要你陪我睡觉呢,你叫他们来干嘛呀。”菜菜子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呵,天大的好事,是那个人告诉我的。”宫本平川向着菜菜子摆了摆手,得意洋洋的说道。

“哼,又是那棵大树说的。”菜菜子娇声娇气的说道,“那棵大树说话冷冰冰的,还说要你打我的屁股,我才不按他说的去做呢。”

宫本平川哈哈大笑,望着菜菜子说道,“宝贝儿,你不说我都忘记这码子事儿了。既然我答应过他要打你的屁股了,那就一定得做到。”

“那棵大树真是坏死了,我才不让你打我屁股呢。”菜菜子捂着自己的粉臀,一溜烟儿地钻进了被窝中,菜菜子双手拉着被角,把自己的娇躯遮得严严实实的。菜菜子向着宫本平川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说道,“嘻嘻,这那棵大树太讨厌了,就是不按他说的做。”

看着菜菜子俏皮可爱的模样,宫本平川哈哈大笑,也顾不得打电话的事情了,转身回到了床上,把菜菜子压到了身下。今天的宫本平川格外的兴奋,犹如长坂坡上孤身深入敌军的赵子龙,来来回回的杀了个七进七出,把菜菜子折腾的哇哇大叫。

良久,卧室中才安静下来。宫本平川满面红光,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几岁。宫本平川望着怀中哼哼唧唧的菜菜子,得意洋洋地下了床。

菜菜子扬起香汗淋淋的俏脸,说道,“会长阁下,你要干什么啊。”

“打电话,让远藤君和水源君来这里高兴高兴。”宫本平川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也赶快起来,一会给我们煮茶喝,我们一起等待六点钟的礼物。”

“又是那棵讨厌的大树,真讨厌。”

……

东方泛起一丝鱼肚白,天刚蒙蒙亮,大街上冷冷清清的。

宫本平川的别墅中,却是一副热闹景象。

菜菜子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的坐在一旁,颇为无奈地看着三个男人在客厅里兴高采烈的聊着天。

远藤康平看了看手表,笑着说道,“会长阁下,已经五点半了,时间快到了。”

宫本平川端起茶杯,惬意的喝了一口,说道,“我心里也很期待,不知道那个礼物到底是什么。”

“稍安勿躁,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满头白发的水源一郎笑了笑,弹了弹手中雪茄的烟灰,说道,“会长阁下,不知道他有没有把风野一郎给解决掉。”

远藤康平点起一支烟,抽了一口,说道,“是啊,短短几天时间,青木山崎溺水而亡,荒木一雄和菊池吉作被杀,野田信男自杀,现在就剩下风野一郎。”

宫本平川点了点头,说道,“风野一郎已经两天没有在东京现身了,据说他好像是出海游玩去了。”

水源一郎吐了个烟圈,慢悠悠的说道,“青木山崎溺水而亡,这里面有很大的疑问,一个泡了几十年浴池的人,会突发心脏病淹死在浴池中。我估计青木山崎是被那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的。”

远藤康平低头沉思了片刻,说道,“有很大的可能,我看风野一郎这次出海是回不来了。会长阁下,昨晚的电话中,他和你提过风野一郎的事情吗。”

宫本平川摇了摇头,说道,“他没有提到风野一郎,他只是说风野组完了,至于以后还让不让风野组在日本存在下去,就让我决定了。”

“我们肯定要把风野组彻底铲除的,不能再给他们任何恢复实力的机会。”远藤康平按灭了烟头,恶狠狠的说道。

“对,不管六点钟的礼物是什么,我们都要趁这个机会,彻底把风野组消灭掉。”水源一郎点了点头,说道。

“嗯,斩草除根,一了百了。”宫本平川斩钉截铁的说道。

客厅中安静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氛。

良久,远藤康平打了个哈欠,又从烟盒中抽出了一只烟,远藤康平用力的抽了一口烟,打着哈欠说道,“呵,等待的滋味真难受,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啊。”

宫本平川倒是一直都很精神,看着远藤康平困倦的模样,宫本平川向蜷缩在沙发上的菜菜子挥了挥手,“菜菜子,再给我们沏一壶茶,多放点茶叶,要浓一点。”

菜菜子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懒洋洋地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才晃晃悠悠地端起了茶壶,走到厨房煮茶去了。

铛铛铛,客厅墙壁上的钟表响了。

已经到六点了,三个男人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个神色严肃的坐在茶桌前。

菜菜子双手托着一壶刚刚煮好的热茶,一路上打着哈欠,慢慢悠悠地走进了客厅。

“咚”,一声巨响传来,震得整个别墅都摇晃了起来。

“啊。”菜菜子发出一声惊呼,手中的茶壶也掉在了地上。“怎么了,会长阁下,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地震了。”

“咚”,又是一声巨响传来。客厅中的吊灯不住的摇晃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副油画也耷拉了下来。

“啊,又地震了。”菜菜子吓得花容失色,连呼带叫地跑到了墙角处,整个身体蜷缩在墙角里,不住的颤抖着。

白发苍苍的水源一郎倒是很震惊,双手支着茶桌,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着平衡。“不是地震,是爆炸声。”

“远藤君,快让人出去看看,肯定是出大事了。”宫本平川说道。

“是,会长阁下。”远藤康平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咚”,“咚”,巨响一声接着一声的响起。

一时间,地动山摇,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别墅才停止了晃动。

客厅中尘土漫天飞舞,门窗上的玻璃也被巨大的爆炸声震成了碎片。宫本平川和水源一郎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宫本平川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胆战心惊的说道,“难道,这就是他说的那个礼物。”

“会长阁下,会长阁下,天大的好消息。”远藤康平人还没跑进客厅,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

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远藤康平,宫本平川说道,“远藤君,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源一郎站起来,扶着远藤康平坐了下来,说道,“远藤君,你慢慢说,不要着急。”

远藤康平端起茶杯,咕咕咚咚地喝了一杯茶,这才说道,“风野大厦倒了,倒了,变成一片废墟了。”

“真的嘛。”宫本平川伸手拍了茶桌,兴奋地说道,“风野大厦被炸了吗。”

远藤康平点了点头,说道,“千真万确,刚才的爆炸声就是从风野大厦里发出的,现在整个大楼已经变成一片瓦砾了。”

“哈哈哈”,一贯沉着稳重的水源一郎仰天大笑,说道,“天亡风野组啊,真是天意。”

“太好了,风野大厦是风野组的总部,也是风野组的标志。现在风野大厦被炸了,风野组也就不复存在了。”宫本平川说道。

“会长阁下,现在就是我们发起总攻的时候了。”远藤康平说道。

宫本平川点了点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是的,从今天开始,风野组的名字就会从日本社团名单中消失不见了。”

……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