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家明
作者:宝铃 更新:2019-10-05

对于叶田田得了选美皇后这件事,廖家明的心情是复杂的。

刚开始他自居为伯乐,深感荣耀——要不是他当初撺掇田田去凑人头,会有这样的成绩吗?

但后来,他觉得……有点后悔。

因为田田本来就是女神级别,这下荣誉加身,更加遥不可及。

而且,经过这件事,田田和任宇走到了一起。任宇自有气质,让一众狂蜂浪蝶自叹弗如,败下阵来。

对于表姐的光环,叶露露的心情也很复杂。

一来,田田这个“别人家孩子”等级又上升了,让她拍马难追。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因为跟田田的表姐妹关系,受惠不少。

至少,她在学校里的知名度和活动邀约就水涨船高。

叶露露一时飘飘然,满怀信心的参加了新一届的慧美娴雅天市大专院校女生风采大赛。

——可惜,止步于海选。

她心理强大,还是屡屡往天大跑,去找廖家明。

拿不到选美冠军,还拿不下表姐的男人吗?(叶田田表示大雾……)

对于表妹的花样作死,叶田田本来是无视的。

管天管地,还管得了女孩子倒贴吗?

但是跟家里通过电话,知道表妹的老爸,也就是她的叔叔对这个女儿相当记挂,也通过田田爸妈拜托田田照顾,田田还是犹豫了。

虽然叶露露作死,但要真的作死了,难免家宅不宁,影响她的心情。

于是,她找到了廖家明,提了一个要求。

——让她对你死心。

廖家明听到这个要求,不以为忤,反以为荣。

难道田田真如八卦所言,对他才是真爱,所以看不惯表妹抢人,不惜反目?

“可以啊,只要——”

田田冷冷的打断他的yy,“那就多谢了,我只是不想过年回家时不得不跟你敷衍而让别人糟心。”

这个别人,当然只会是她的现任b,未来老公。

廖家明:“……我就不能真的喜欢你表妹么?”

“你条件这么好,外面有的是女孩子让你选,你放过她吧。”

被叶田田吹上天的廖家明,鬼迷心窍的同意了。

事实证明,廖家明要追一个女人或许不易,但要摆脱一个女人却是易如反掌。

于是,叶露露某天兴冲冲的去找廖家明时,无意撞破他和一个陌生女人的亲热互动,花容失色,心碎泪奔。

叶露露多少也是个小美女,从小到大不缺观音兵,当然不能忍受跟别人分享,于是果断死心,失意之下胡吃海喝,半年长了20斤,清醒之后不得不投入漫长的减肥工程……

廖家明心想,他会答应这个条件,除了叶田田的吹捧之外,大概也是出于一丝愧疚。

他觉得,对叶田田这种诡异的愧疚,大概因为一个梦。

一个他断断续续做着的梦。

在梦里,他还是他,但叶田田不是他熟悉的叶田田。

那个叶田田没这个叶田田好看,也没她会说话。

仿佛她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当学霸了。

进校第一天,他就被那个叶田田突破天际的高考分给惊呆了。

那时候的他,刚上大学,对于临床医学的艰辛早有认知,于是机缘巧合,看中了叶田田这条大腿。

为什么不呢?田田一点架子也无,也不藏私,就算同班同学因为分数排名,直接影响奖学金考研等痛点,但田田总是有问必答,仿佛一点不担心被他人利用。

于是,廖家明就心安理得的抱上了这条毫无自觉的大腿。

从此之后,笔记再多也不怕了,找田田抄;作业再难也不怕了,问田田;考试也不怕了,实验也不怕了,论文也不怕了,神马都不怕了,因为有田田……

怕田田被别人利用,他甚至制造了自己是叶田田男朋友的假象,顺理成章独占了好资源。

——当众人惊诧于“廖家明居然会看上叶田田”时,只有他知道,在这个所谓的关系里,到底是谁幸运比较多。

对于g,其实他没有太多执念,他比较在意将来的前途。

想要在top医学院出人头地,必须早作打算,不能忽视本科阶段每一个绩点。

他当然也有特别的抱大腿技巧,即使抱大腿也能抱的漂亮,为什么?除了他自己,别人看不出来,那个学霸班长是靠抱别人大腿保持的各种优秀……

大家只会想不通,叶田田光凭成绩好,就能拿下廖家明这样的男神?他们是大学僧啊不是小学森——

这种误解,一直延续到他们的本科阶段,研究生阶段,直到读博,进入临床。

廖家明忽然发现,他的临床能力不咋滴。

这个问题被他的绩点和形象掩盖的很好,但骗不了他自己。

离开书本,面对真实病例,该怎么诊断,该选哪种治疗方案,对疾病的预后判断,他统统没有把握……

多亏有田田这根粗大腿,让他在关键时刻屡屡求救。

像是让病人稍等一下,他钻进洗手间给田田拨打紧急求助电话这类事,没少发生过。

田田从没开过嘲讽模式,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廖家明当然是庆幸的,他甚至觉得,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再也没遇到过更让他没有压力的女孩子,跟田田结婚也不是不可以。

于是,当他到了而立之年,在天大附院站稳脚跟之后,真的去见了叶[热,门.小'説。 网]田田的父母,启动了结婚流程,跟田田一起买了房,只等请到长假结婚。

但他一直以来,内心深处有些……不平衡。

尽管在别人眼中,他也是天大附院的精英之一,但只有他知道,如今取得的一切都离不开大腿。不光是过去式,就连正在进行时的课题申报,论文撰写,资格考试,要是没有叶田田,全部都成问题。

他一直以为,高分低能形容的是叶田田这样的人,想不到却是他自己。

而他的所谓“高分”,也要拜别人所赐。

这个时候,他再次遇到了靳懿。

他还记得她——在考研阶段,来天大蹭自习室的外校女生。她会打扮,爱说笑,会撒娇,跟叶田田完全不同。当然,她成绩没田田好。

当初他不是没看出这个女孩对自己的迷恋,但正值考研关键时期,也并无多余精力互动,后来靳懿考研失败,就断了联系。

而n年后的现在,靳懿以基层医生身份,来天大附院进修,就分在他名下。

时光荏苒,靳懿不再是当初那个活泼的女生,而是多了几分成熟,不变的却是眼中的爱恋。

作为上级医师,廖家明自然有责任对靳懿指点督导。他的本事在田田那里不够看,却能让靳懿奉若神明。

不得不说,靳懿眼中的崇拜,是他作为一个男人,本能的需要。

尽管心有所动,但廖家明深知作风问题在医院这个环境的敏感度,自是有所收敛,不越雷池。

后来,就发生了……那件事。

靳懿为了药品回扣,私下给负责的病人用了超标的凝血药,让患者在上手术之前就因突发心梗而抢救无效,死在病房。

患者家属找上他,他傻眼了,甚至不敢跟此时已是未婚妻的田田说。兹事体大,要是闹到众人皆知,他这个上级医师、明日之星分分钟被钉上耻辱架。

靳懿说她能私了,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但没想到,所谓的方法,就是栽赃陷害,对象还是……

得知此事,他第一时间试图阻止。

但当他冲上八楼,一切都来不及了。

叶田田倒在血泊中。

好多血……他想要跑过去……

但是被拦住了。

靳懿死死拉住他。

——你要是过去,一切都完了。

——这事就算因我而起,你也决计逃不了干系。

——她也……白死了。

廖家明只能站在人群之外,眼睁睁的看着后续。

全身的血液热了又冷,冷了又热。

他终是没有冲上去……

这件事之后,原本爽朗阳光的廖医生仿佛变了个人,阴沉麻木,大家都以为他痛失未婚妻,情难自禁,不禁唏嘘——想不到廖医生居然如此深情!

只有廖家明知道,他一直没有重视的,心脏的某一块角落,已经彻底而完全的被挖空了。

靳懿怕他泄密,再三暗示威胁,两人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廖家明没有泄密,但对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从此不苟言笑,平时热衷的钻营也毫无兴趣,偶尔科室聚会,他被众人生拉硬拽拖去场子,也只是独坐一角喝闷酒。对于同事为了让他走出阴霾介绍的相亲对象,也无话可说。

渐渐的,人们放弃了。

他的情况并没有好转,甚至出现了临床工作的重大失误。

他引咎辞职,科室主任长叹一声,不得不放人。

——曾经寄予厚望的明日栋梁,说没就没了!

廖家明积累了不少人脉,后来转行做了药品代理。因为出身天大的优势,产品顺利进入天大附院医疗系统,渐渐爬到高层,出任ceo,日子比当医生那阵滋润多了。

关键是,更有底气,不用害怕今天诊断失误,明天手术纰漏。

后来的廖总,成为了天市医学界的一个传说。

传说他将事业从医疗扩展至材料、日用、地产,日进斗金,却不忘初心,严查恶性医药勾结事件,被他抓到的犯规员工,即使业绩再高,也毫不留情的辞退。

传说他酷帅狂霸拽,让无数女人一见误终生,却没有女人能走进他的心,后来也只是收养了一个苦孩子栽培成材,继承他偌大的家业。

传说,他低调的、长年的资助了一对老夫妇,让他们在痛失爱女的下半生至少衣食无忧;多年后,妥善料理了他们的身后事,并在他们早逝女儿的旁边预留了自己的位置……

再说那个梦里的靳懿。

廖家明辞职的时候,正好靳懿想要再次利用这个把柄,让他把自己调动进天大附院。

但廖家明一辞职,靳懿痛失大腿,傻眼了。

已经对医院同事夸下海口会飞上枝头的她,不甘心面子受损,于是狗急跳墙,攀上了卫生部门一个高官,总算得偿所愿。

但是好景不长,她还没享受成为天大附院正式员工太久,跟高官的婚外情就被大老婆发现,大老婆是个有娘家背景的,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带人把她打到半身不遂,高官靠吃软饭上位,当起了缩头乌龟,听之任之……

……

廖家明心想,大概因为这个梦太过真实,所以就连梦中那个“廖家明”的愧疚也一丝不差传到他的当下,所以对田田的要求无法拒绝。

也许是受到梦的影响,他比梦中的廖家明要更加上进,至少分数是自己考的,论文是自己写的。他甚至不敢想象,梦中那个廖家明,如何能心安理得依赖叶田田。

叶田田和任宇结婚那天,廖家明刚好在国外友校当交流学生。即使是天大医学院,这个机会也不多,需要过关斩将才能得到。

是的,他现在也是人人称道的学霸了……即使没有梦中的大腿可抱。

约莫估计着大礼的时间,他开了啤酒,看当地电视台的歌唱选秀节目,仿佛看到n年前在台上跟自己共舞的叶田田,唱着他当时没听懂、后来偷偷查出来的歌词——

【多得他给我勇气,真的要多得他,去使我懂得,每一个故事结尾无非别离,总是别离……】

他想起昨晚重温的那个梦。

梦中的叶田田,跟他记忆中的叶田田,以及脑补的此刻的叶田田重合在一起。

那个叶田田身穿喜服,跟新婚丈夫站在一起,接受家人朋友的祝福。她笑靥如花,说不出的美丽。

廖家明轻轻一笑,隔着几千公里,对着天市的方向举起酒杯。

——田田,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