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压轴好戏
作者:蔷薇男爵 更新:2019-10-05

  “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话从齿缝中迸出来。

  “……没有。”季翔坚定的摇摇头,他觉得一切都好,如果端木景不用这种扒光衣服**他的目光看着他就更好了。   端木景顿时皱眉。

  他能肯定,小白虎吞掉原石是为了提取原石中的能量,可季翔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他让麒麟提取符石中能量的时候,差点魂飞魄散?

  为什么两人待遇相差这么多?这到底是为什么?还是说,原石中的那股奇异能量真的可以代替灵魂之力?

  不过端木景没时间尝试,帮着季翔提升,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再不出门,下午的比试就赶不上了,既然能赶上,还是先去参加符师三项赛好了,回头多的是时间研究这个问题。

  端木景把小白虎塞给了季翔,但季翔坚定的把小白虎交给端木景托管,开玩笑,他才不要把这么闹心的小家伙收在自己身体里呢,察觉到自己恢复了木行能量的感应,季翔不想变回无法使用符技的状态。就算白虎养在体内,可以使用金行符技,他还是不愿意。   重新学习符技很麻烦。

  既然季翔不愿意,端木景只好把小白虎召到自己的血魂空间中,有麒麟管着,也不怕小白虎太闹腾。   午后,旷了半天课的两人回到腾龙学院。

  慢吞吞走向第三模拟场的两人,根本没料到第三模拟场内吵闹的快要把屋顶给掀翻了。自从端木景一鸣惊人的把火狐给打败,他彻底在腾龙符师学院内出名了。

  第三模拟场内,不仅来了高中院部的,初中和大学的学员都来观看。

  潘魁提前十五分钟到了第三模拟场,顿时被吓了一跳,看台上坐满了学生,就连过道上都站满了人。

  潘魁激动了,如果能够在这样的场合下打败端木景,腾龙学院中每个学生都会知道他的名字。热血沸腾的潘魁,恨不得立刻把端木景狠狠的踩在脚下。

  潘魁的出现让看台上的学生小小兴奋了一下,三项赛比试的主角之一已经到了,比试就要开始了。

  但……电子屏上的数字时间不断变化,端木景却迟迟没有出现。   摆谱?   看台上的学生骚动起来,不满的声音越来越高。

  看台最前排的座位上,杜薇薇皱着眉头:“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小师弟到底去哪里了?”

  玲珑安静的坐在杜薇薇身侧,半垂眼睑,整个人显得很冷漠,只当杜薇薇自言自语,没有搭话。

  杜薇薇的右侧坐着一位温文尔雅的青年,闻言笑道:“该来的总会来,有点耐心。”

  杜薇薇撅起红唇,不满的瞪了一眼说话的男人:“大师兄,我可没你这么高的境界,你不担心,我担心!”

  哈清保持着微笑沉默了,没事不要招惹小师妹,万一小师妹变身河东狮吼就不妙了。

  端木景此刻站在通往第三模拟场的林荫道下,火狐手臂上绑着绷带,垂挂在体侧,靠在树干上的身体,明明是副懒散的模样,却透着股子狂傲不羁,发现端木景后立刻站直。

  “嘿,总算等到了。”火狐大步走向端木景,“老大,听说你要和潘魁比符师三项赛?”   端木景笑道:“消息挺灵通的,怎么,来替我加油?”

  “加油!”火狐声音拔高,“想得美,我是来郑重说明,要是你敢输给那个家伙,我就算是动用百兽组全部力量,也要把老大你痛扁一顿。”

  真是个别扭的家伙,端木景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恐怕你没这个机会。”

  “没机会最好,我走了……哦,对了。”火狐迈开的脚步猛地一顿,像是想起什么,表情很是郁闷的瞪着端木景,“老大,我知道你厉害,但你也不能总把自家兄弟往医院送吧。”

  “呵呵,你见到鬼鸠了?”端木景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鬼鸠凄惨的右手,无辜的说道,“你要相信,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信你才怪!”火狐没好气的说道,特意堵在这里见端木景一面,见到了,该说的话也说了,火狐很干脆的走人,路过季翔身边的时候,多看了季翔两眼,眼神中顿时透出惊异。   “你已经达到玄境初期了!”语气绝对震惊。

  “是。”季翔点点头,在遇上端木景之前,他绝对没想过有一天——在学院里和火狐说话,这是个**老大啊!

  “你是老大的朋友?”冲季翔提出第二个问题,火狐的视线却看向端木景,没想到端木景身边还有这样的天才存在。

  端木景唇边的笑意微微加深,冲火狐点点头:“自家兄弟。”

  “嘿嘿,我叫季翔,端木景也是我老大。”季翔乐呵呵的说道。

  “欧少霏,人称火狐。”火狐立刻说道,然后叹息,“又是一个上了贼船的孩子啊。”   “既然上了贼船,咱就认了吧。”季翔认真说道。

  相视片刻,季翔和火狐同时笑了起来,拳头对拳头的砸了一下。

  男人的友谊很奇妙,只要气味相投,立刻就能成为朋友。何况,两人同是上了端木贼船的倒霉家伙,格外的有共鸣感。

  “行,我火狐认了,上贼船就上吧,兄弟,有空来医院看我啊,我这次被老大修理惨了,至少还要在医院挺尸个三四天呢。”火狐潇洒的挥手走人。

  “得嘞,这几天我肯定勤快的跑医院。”季翔笑道,“到时候挺尸让我看啊!”

  火狐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死,无语的瞪了季翔一眼,叹息着走人:“近墨者黑啊……”

  眼看火狐郁闷的走远了,端木景一转身,大步迈向第三模拟室:“走了,别折腾自家兄弟,想看挺尸还不容易,等会就让潘魁挺尸给你看!”   “嘿!我等着看好戏啊。”

  随着时间逼近下午一点,除了看台上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大,教授专用的观摩内气氛也很诡异。

  穿着紫色长袍的美丽女人姿态优雅的坐在靠背椅上,她身侧站着段嫣然。

  “嫣然,这就是你喜欢的人?连最起码的时间观念都没有,不知道你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夏清法冷哼一声,不悦的站起身,准备离开。

  答应段嫣然过来看这场比试,已经是破天荒的荒诞事,没想到在这枯坐了几分钟,还没见到正主,这让夏清法无法接受。

  “师尊!”段嫣然眼神一黯,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屏幕中出现了端木景的身影,黯然的眼眸顿时又亮了起来,“师尊,请您等等,他来了!”

  端木景随意的往门口一站,无数视线唰地扫了过来,这场景就像明星入场,记着们按着照相机的快门不断闪光一样。

  笑眯眯的冲看过来的视线挥挥手,端木景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入模拟场内。   这小子也太摆谱了!潘魁的脸几乎都要绿了。

  季翔跟在端木景后面,顿感压力山大,看着情况,全校人恐怕都来了,朝看台上瞅了瞅,杜薇薇正冲他挥手,季翔立刻没义气的溜了。   明星不是谁都能当的!

  端木景无视潘魁五颜六色变幻来去的脸,悠悠的走到模拟操作台前。

  “端木景,时间都已经到了,你到底要不要比?”潘魁气冲冲的问。

  “这不是废话么,不比我过来干什么?找你玩?”撇撇嘴,端木景斜了潘魁一眼。

  潘魁的脸瞬间涨的通红,许久之后才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底闪过一抹阴霾。

  隐忍不发!端木景嘴角一扬,不错,还有点玩头,要是潘魁立刻大喊大叫,那这场游戏一点意思都没有。   潘魁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一台模拟操作台前。   联机后,模拟台的上方立刻升起操作屏。

  端木景双手飞快的在操作屏上点过,输入自身的资料,操纵台表面忽然裂开一道缝隙,全套的符具自里面缓缓升起。

  取过符杖,试了试手感,端木景听到潘魁阴沉沉的声音响起。

  “端木景,b级也太简单了,我们要比就比c级,你有胆和我比吗?”

  c级,端木景眼中闪过精光,等的就是这句话,真的来比试b级,岂非太无趣。

  三项赛从最简单的a级到最高难的e级,共分五个级别。a级和b级刚好适合黄境,到了c级就完全不同了。

  当然,c级的前两项,黄境巅峰还是可以通过的。c级前两项比的依然是符技的速度和精准度,和b级差不了多少,只是限制合格的时间缩短了许多。

  c级后一项和b级完全不同,提升之后,针对符技多样性和灵活性的考核变难了,如果没有突破玄境,光凭黄境巅峰的能力,根本无法完成最后一项考核。

  潘魁提出这种无法完成的比试,依仗的是前两项,只要前两项获胜,他就稳赢了。

  端木景伸手在电子屏上飞快选定c级,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以为这样就可以挫败他,真是愚蠢的家伙,c级最后一项对其他黄境巅峰的人来说,或许是无法逾越的困难,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大不了。

  如果潘魁能撑到那个时候,就陪潘魁好好玩玩吧!这样想着,端木景的嘴角边露出了恶魔般的微笑。

  潘魁很得意,端木景的沉默让他很爽,果然不敢答应,就算端木景再嚣张,符师的境界限定在那,不可能……端木景选择了c级!   潘魁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端木景真的选择了c级……这家伙不会是根本不了解c级有多变态吧!

  “怎么?看你的样子像是不满意啊,噢,该不会是觉得c级不够看,想选择d级?”端木景笑眯眯的扭头看向潘魁,慢吞吞的语气显得格外悠哉。   d级!这家伙疯了吧!   潘魁连连摇手:“不,不用了,c级就很好。”

  本想挫掉端木景的锐气,反而被对方挫掉了锐气,潘魁憋着一口气,吐血的心都有。飞快的选择了c级后,潘魁忽然想到,或许端木景也就只是言语间摆谱,毕竟是一个从来都没在模拟场练习过的符师,怎么可能突然就变高手!   想到这里,潘魁心中安定不少,表情也变镇定一些。

  端木景没再理会潘魁,伸手在模式一栏选择了“对抗模式”。   电子合成的甜美女声立刻播报。

  学员端木景,黄境巅峰,学员潘魁,黄境巅峰。c级对抗赛即将开始,请两位学员做好准备。   随着女声播报完毕,看台上的声音顿时炸开锅。   “c级,不会吧,他们两个脑子没问题吧?”

  “哼,不自量力,只是黄境巅峰的实力,也敢挑战c级。”说话的人是大学部一个刚刚闯入玄境初期的男人,他今年已经二十三岁。

  在大学的最后一年,终于突破了瓶颈,闯入了玄境。比起那些二十岁之前就冲入玄境的天才来说,他或许逊色一些,但星云大陆上,能够在二十五岁以内突破玄境关的,都是各方急于招揽的符师人才。

  “说的是啊,这场比试已经没有悬念了,两人最多在前两项活跃一下,到最后一项就成死虾子了!”附和着这位玄境初期的符师,旁边一人讨好的说道。

  “无聊!”玄境初期的符师嗤笑道,“连自身实力都无法认清的蠢货,这辈子也不可能突破更高……哎,是谁?”猛地抬手捂住头,玄境初期的符师回头四下搜寻,后脑莫名挨了一下,疼的要命。

  就在他身侧不远处的地方,季翔捂着嘴巴,肩膀笑的一抽一抽。   玲珑手中拿着拨开皮的橘子,橘瓣少了一片。

  只是用橘子瓣去砸人,绝对不会疼的,可要是橘子中的水分凝结成了冰,再去砸人呢?

  杜薇薇捏吧着拳头,一副大姐大派头,狠狠的说道:“玲珑,干的好,他要是再胡说,你就用整个橘子去砸他!”   “好!”玲珑很是认真的点点头。

  感觉到看台上熟悉的符力波动,端木景向看台上看了眼,千百人中,视线与玲珑的视线对上,纵容的笑了笑。

  小丫头原来已经来了,小师姐也过来了,视线落在杜薇薇身侧男人的身上,端木景微微一震,这个男人的实力……看不透。

  儒雅的男人在端木景看过来的时候,抬手冲他轻轻挥动,用口型比了个:加油   他是谁?

  “小师弟,加油!”杜薇薇窜起身,高声叫道:“你要是赢了,大师兄就要请客吃饭啦,我们去沉沙市最贵的状元楼吃饭。”   大师兄,他就是腾龙学院名誉长老哈清!

  端木景恍然明白了男人的身份,不愧是大师兄,符力果然高深。

  潘魁忙着测试符杖和符力的配合度,一转头,看到悠闲的东张西望的端木景,咬牙切齿的赌咒:“小子,有你哭的时候!”

  比试在即,手中的符具当然要好好检查。端木景确实没有把这场小心的比试放在眼里,但他也不是没脑子的莽夫,符具拿到手上的瞬间,就已经检查过了,品质普通,没有缺陷。

  “对抗赛进入十秒倒计时。”电子合成的女声再次响起。   “十……九……八……”   fight!

  随着一声干脆利落的开始,端木景和潘魁之间的对抗开展。

  一个虚拟的靶子在五十米开外出出现,十秒之内,击中十环就能获得满分。

  端木景微微一笑,手腕灵活转动,铺展在平台上的符文卷轴立刻凝聚出符文轨迹,一道金色的疾光飞射出去。   十分!   计分器上立刻显示出得到的分数。

  满分!端木景获得了满分!看台上的学生们眼中露出惊异,端木景很厉害啊。

  十分!潘魁这边的计分器上也显示出同样的分数,年级第一的实力不是光摆着好看的。

  “可恶,他是天才吗,明明从来没有练习过……不,一定是运气。”看着端木景从容不迫获得分数,潘魁的心有些动摇。

  “太简单了,无聊了要命,我说,我们直接进入最后一项怎么样?”又是一道金光射出,端木景放出符技的表情显得更加漫不经心。

  每隔十秒出现一个固定靶子,这种悠闲的对抗,简直要睡着了。

  “最后一项!”潘魁挥动符杖的动作一顿,表情旋即变得阴沉。

  这个家伙是什么意思,直接进入最后一项?好狡猾的家伙,这样一来,他没法在第三项上获得分数,端木景输的话,他也不可能赢。   两人同时失利,最后就变成平手!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第一项确实简单了点,不如我们进行第二项的比试。”

  “十秒钟内击中五个固定靶子,好吧,第二项就第二项,第二项比试总比现在有趣。”点点头,端木景立刻选择进入下一项比试。

  怎么回事?两个人都还没有比完第一项就直接进入第二项了?   看台上发出阵阵惊疑声。

  由于是直接进入到第二项比试,两人的计分器上清零,倒计时的声音重新响起,端木景手握符杖,在五个固定靶同时出现的刹那,符杖顶端的毫毛亮起,唰唰绘制符文,符文卷轴上浅金色的光芒挨个亮起,五道金色闪电咻咻地疾射出去。

  计分器上的分数不断变化,击中一个十环就是十分,分数一下子跳到了五十上面。

  与第一项不同,靶子被全部击中的同时,下一批新的靶子就会亮出来。端木景不断的在符文卷轴上绘制符文,金光的轨迹一直延续。

  五十个固定靶,二十五秒的时间内全部击中!而且全部是以十环的准确度击中!

  端木景的计分器从第二项比试开始就一直在变化,终于停在了五百分上。

  潘魁身体摇晃着连连后退,用震惊的目光瞪着端木景:“怎么可能,这个家伙真的是怪物吗?连续瞬发符技,他就没有一点疲惫感吗?”就算继续完成第二项的比试,也不肯能获得比端木景还要出色的成绩,完全被击败了。

  “第二项也没什么意思,所以我早就说了,我们应该进行最后一项比试。”懒懒的音调透着无所谓的态度,端木景手中符杖一转,指着潘魁,“来吧,第三项对抗!”

  “你,你……啊……”潘魁忽然丢下符杖,转身冲了出去。心理防线被端木景全盘击溃,相对端木景势如破竹的气势,他一刻都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不可能赢的,赢不了这个怪物!

  端木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了?他那游戏般的态度,浑然天成的符技释放感,真的只是黄境巅峰吗?还没有开始最后的对决,潘魁弃权了。

  观众席上的学生们,除了有些遗憾外,看向端木景的目光透着说不出的古怪,除了古怪外,还有一点怀疑,如果潘魁能够承受住心理压力,继续和端木景比试,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端木景出丑了?

  就算前两项表现的再好,第三项根本是完全不同难度级别的比试。

  可恶!哥舒异人眼中喷出怒火,简直是废物,不堪一击,这下他的脸都丢光了,真要是和上官晓晓解除婚约,哥舒世家的面子也丢光了。

  “哥舒异人,你们学院的学生可真是弱,一点压力都承受不了,竟然连继续比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如果在世界符师对抗大赛的晋级赛上遇到贵校作为对手,那可真是我们普尼斯学院的不幸。”   不幸?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应该叫做幸运,可少年竟然说不幸?

  哥舒异人戴着的眼镜闪过一道寒光,面对这明显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的嘲讽话语,保持沉默。他不能说这是一件幸运的事情,难道送上门输给对方是一件幸运的事?也不能顺着少年的话,这分明是巨大的侮辱。

  如果不是这个少年的身份大有来头,他肯定直接用符技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子,可惜……柯西莫·洛林,星海联邦意市两大古老家族之一,洛林家族的继承人,不能随意得罪。

  正想着,一丝危险的警兆让哥舒异人浑身炸毛,抬起手的瞬间,腰间的短刀直接抽了出来,锋利的刀刃在空境上划过,一面冰盾无声无息的竖在身前。

  流动着金色光芒的箭矢静静的停在半空,却根本就没有撞上冰盾。

  能够控制高速移动的符技停下,这样的能力……太惊人了!所有人看着端木景的表情一变再变,终于确定一件事,就算进入到最后一项比试,端木景也有胜算。

  端木景眯眼看着哥舒异人,狂傲的姿态仿佛他才是站在高处的那个人:“哥舒异人,如果你敢赖赌,这支箭下次绝不会停下。”   黄境巅峰用符技威胁玄境巅峰?

  无数人开始抽冷气,看向哥舒异人,好奇哥舒异人会怎么反击。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