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越番外
作者:久藜 更新:2019-10-05

我不知道这一切从何开始,但当我有意识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一片荒草地上,望着不远处的玩具房子。那是一幢异常古怪的直指天际的房子,在房子的后面有一个的,带着可怕的月亮的黑色汽缸挂在午后奠空之下。Mr Lovegood的品味,我的嘴角上扬,还是如此独特。

全身空荡荡的,一点魔力都没有。我抬起右手,五根胖墩墩的指头像我展示她们的圆润。摸着略显粗糙的麻布半袖上衣,我愣了一下。虽然我不在意,但是这种衣料我很久都没见到了。

为了防止未来某种特殊情况的出现,我的储物手镯是特殊材料制成,跟灵魂绑定。虽然没有魔力,我还是能够打开的。

我的意识中出现一个一千立方米的黑色空间,我感知了一下储藏物,一样也不少,那么Eysee出来吧。

“越越你好惨呀,恭喜你返老还童。”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一个拥有着白色长发,精致雪颜的二十岁欧洲女性出现在我面前。这是我以前做的魔偶,目前人体炼金术的最高水准。面容参照的是重建Hogwarts之后的Luna Lovegood。她是我为新Hogwarts打造的主管魔灵Moon的翻版,性格跳脱高傲。为了纪念陪伴我多年的Eysee,我给了她同一个名字。

Eysee施展了镜术,我看清了自己的样子。如果是五十年前的我可能根本就不记得这幅摸样,顶多是觉得眼熟。可是现在我清楚地记得我的模样,最初的模样。

“再次成为李越非常荣幸。”我微笑着,对着镜子微笑。这是最初的我,那个穿越前的我,普普通通的女孩,没有一丝特殊的地方,生活得无比幸福的小女孩。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刚刚检测过这个世界的魔法元素含量,大约是为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虽然你换回了原来的身体,但是世界还是不同的。”Eysee瞄了一眼远处的奇怪房子,仔细看着我。

突然之间,远处的房子爆发强大的魔力波动。一声叹息,Eysee幻影移行出现在事发地点。我闭上眼睛,精神力连接上Eysee。

果然。我借着Eysee的身体平静地看着眼前咒语出了大错,生命力急剧流失的女人,伸出一根手指,调动魔力将她救下。

待到没有什么问题后,我转身看向呆立在一边的金发小女孩。没有被石化咒困住,灵魂没有熟悉的感觉,原来不是我,是真的Luna Lovegood。

挥挥手弄晕了她,将她这段记忆消去,我将她靠在墙边放好,这才仔细观察这个女人——Anna Lovegood,Luna的母亲。

我已经有两百多年没有见过她了,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她,尤其是在今天这个日子。

她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个样子,只是看向Luna的眼神多了从未对我有过的属于母爱的关怀,看向我的眼神多了警惕戒备和深深的疑惑。

张开嘴,我却说不出话来。说什么呢?有什么好说的呢?

这个人,是Luna Lovegood的母亲,而我是李越。即使长得一模一样,她投向我的目光永远都不是慈爱。

这个人,就是在今天,用石化咒困住了我,在我面前以生命为祭,为我打开通往魔法真实的大门,并以此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和距离永恒划定。

我该说什么呢?狠狠骂她一顿,把那些我从未说出口的怨恨倾泻,劝她以后不要再做危险的实验了?

看着她活在我前方不到两米的距离,期望、怨恨、辛酸、苦痛、失落交织在心头,愣是让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以为我已经看开了,不在乎了。我以为时间的流逝可以抚平伤口,追求魔法可以让我淡忘恨意。我从未想过你伤我如此之深,这伤口竟然还在。

肆无忌惮的魔压霎时充满了整个空间,震得眼前的女人一口鲜血喷出。

“你是谁?”你居然问我是谁!我是谁对你来说重要吗!

你从来都不在私下里叫我Luna,你也从来都没有问过我叫什么名字。你总是以命令的口气对我下达任务,然后走到一边冷冷盯着我。

你究竟要我怎样做你才满意?

我现在这么强你不高兴吗?我有今天的成就不就是你期望的吗?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不要装作不认识我!

我是……我是什么。

我是你女儿吗?

不,我不是。就算曾经我以为是。

而你,也不是她。

我收起魔法,悲哀地看向她。她不是你,她不会像你一样对我。她不会像你一样憎恨我,永不会像你一样为我付出那么多。那种爱,疯狂而又纯粹,只有你才会给我。

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即使重生又如何?那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你所做的,我所做的,无论对错,永远都无法抹去。

“不要死在她面前。”我终于开口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只是略微有些沙哑,仅此而已。Eysee的情感模拟度真是高,看我回去后不好好教训她一顿。

说完,没有幻影移行,而是一步步走出这间地下室,一步一步走过那些我熟悉的曾经,一步一步走过因为接到房子报警咒匆忙赶来的Mr Lovegood。在他诧异的眼神中,我走出了Lovegood的家。

和煦温暖的阳光洒向我的那一刻,我心中升起了一丝明悟,泪不知不觉落了下来。

是时候哭泣了,终于到了。

******

行走在荒野中,我的心慢慢冷静下来。

身体缩水了,性质也改变了,这是一个纯麻瓜的身体。麻瓜,好久远的词。自从七十年前前我破解了巫师体质之谜之后,开启全民修炼的时代之后,这个词就迅速彻底成为历史。在我的储物空间里面,有着世界上最顶尖的基因改造液,就是为了防止今天这种局面而准备的。

再来一次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现在的我身体一点都比不上经过精心魔力蕴养的Luna Lovegood,可是那磅礴的灵魂之海才是任何资质都无法比拟的。

我盘算着空间里的东西,该买些什么做点试验呢。飞升没有成功,那就再来一次好了。

只是,我看着手中的身份卡。这时间倒退两百年,先别说魔法和科技发展水平都倒退了,基础条件跟不上,关是货币这玩意都更新几代了。

我那富可敌国的财产呀,别了。

好在遗嘱这玩意我早立了,Hogwarts、炼金术协会和我的魔法研究院三方分了,也不算浪费。

没有魔力,我还毁不掉这张身份卡。我吩咐Eysee,决定从暗盟账户上A一笔,留些知识作为交换,想必Sand该一惊一乍了吧。

感谢时代更替,就算是黑客盲的我也能黑这世上的第一流网络联盟了。

“明明是我做的好不好。”Eysee撇撇嘴,继续工作,不仅是钱的问题,编撰身份也是个问题。

心情愉快地哼着小调,我看着账户上的漂亮数字,决定遇上Kid时对他好一点。上一世他到死我都没有解开他的记忆封印,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他不肯。掌控暗盟多年的他已经不是当初的Kid了,身上的担子太重让他不能像从前一样无所顾忌。Lockhart的一切早已升华成他最美的梦。他怕一旦封印解开,自己的感情压抑不住,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毕竟,他已经不是十七岁了。负担着无数人的生命与未来,他赌不起。

大叔后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对这件事早就放下了。当事人没有意见,我能有什么意见。而且暗盟家大业大,跟我合作的地方多了去了,常见面总有那么几分香火情。可惜Kid不肯,我也就没机会看后续发展了。

这个时代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我记得拿出重建Hogwarts所需的单子时我都快绝望了。上面有三分之二的材料早就灭绝了,你让我上哪找去。一边通过巫师界各种渠道广撒网,一边研究替代品。

那段时间忙得我头发都白了,每天要不停地消化Hogwarts之心留给我的知识,研究透了还要把它做出来。手下有一大批巫师需要费心教导,水准的差异更是让我头疼。理论与实践的差距让我吃足了苦头,也让我的魔法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重建了一回Hogwarts,不仅让我实力翻了好几番,也让我摸到了魔法世界真实实力的边。

我开出去的单子,大部分材料都收集到了,梅林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出来的。为此事,Harry跟Draco可是用尽了各种方法。至于剩下的,自然是发展替代品。这期间,炼金术协会帮了我大忙。

耗费七年重新建成的Hogwarts,比之前的更美、更强大,也更开放。虽然一部分功能永久性缺失了,但是信息时代带来新的变化。网络的应用让信息获取更容易,交流更方面。而我花了十几年时间改革的教学制度也见了成效,四个学院比之前要融洽许多。只有交流多了,才能发现别人的长处和自己的不足。闭塞带了隔阂,沟通换来理解。不过就算再融洽,学院之间的冲突也没少到哪里去。年轻气盛嘛,也没必要阻拦。

说来也巧,巫师世界竟比普通人世界更早开发出人工智能。魔法智能化是这个世界魔法地征之一,有了这一先天优势,结合科学技术,培育出的魔灵智能程度越来越高。随着时间流逝,知识技能经验殿充,Hogwarts的主管魔灵Moon都可以跟消失的Hogwarts之心相比了。有了她,我才能放心将Hogwarts内部的局域网跟世界网络连接。有哪个黑客敢惹她,黑不死他。只是,据说Moon比较喜欢逗弄炼金术协会的魔灵Near小弟弟,调戏暗盟的Cloudy小萝莉,偶尔去我的研究院找Eysee撒娇。整个一个怪阿姨。明明Eysee要比她小很多。

说真的,这魔法智能最关键的资料还是Hogwarts之心给我的呢。我直接啊把它扔给下面的专业小组了,没过几年就出成果了。幸亏魔灵的产生是结合程序和炼金术的合物,所以Moon的诞生还是我亲自动的手。

第一世看小说,特别羡慕主人公有一个自己的空间,空间里面有一个智能化程度很高的灵。第二世转世到魔法世界接触到魔法的我,决心将这一梦想实现。无知者无畏。只有知道得越多,站得越高,才知道世界的水有多深。随身半位面所涉及的时间之力、空间之力以及的能量三样东西中,空间之力我懂一部分,能量有但不足,时间之力连边都没有摸到。

所以说随身空间是不用想了,这么多年摸索我在识海中开辟了一个灵魂空间。正是在灵魂上的造诣让我了传奇法师的领域。成为传奇法师,我开始接触这个世界的规则。Harry Potter世界并不是一个完整的魔法世界。在这个世界规则特别的温和,基本上不会出现DND小说那样的一不小心就灰飞烟灭的事情。在这个没有神灵的世界里,只要你活得够长,方法得当,成为传奇法师并没有那么困难。但是这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当你的实力达到传奇法师,你就会被世界所约束压制。想要更进一步,就得打破空间的束缚,离开这个世界。因为并没有离开的通道,所以只能暴力撕开一条路。危险嘛,就是不知道下一秒是死是活了。

我是这么想的,假如我运气好到逆天的话,我会飞升到更高一级的魔法位面。运气再次一点呢,身体毁灭,灵魂留存。最倒霉的,当然是死翘翘,什么都没留下。在这些可能之中,假如我能够活下来,力量可能因为位面规则的不同削弱或压根用不了,唯有灵魂才是根本。

我之所以感觉到这里是Harry Potter的平行世界,是因为我没有感觉到世界之力,也就是未免法则对我的修正。即使我的身体没有魔力,但是灵魂却是实打实的传奇之境,尤其我是以灵魂领域的造诣传奇的。要知道,越是强大的生物异世界,受到的修正力量越大。当初的死亡领主尼古拉斯入侵,不仅力量受到压制,连时间都只得半个小时左右。可惜我当年实力还挺弱小,没能将它留下,累及Hogwarts之心耗损大量能量,被它乘虚而入,破坏城堡的巨龙封印,毁掉了Hogwarts。要是它碰到两百年后的我,哼!

扯远了,我的灵魂空间现在只开辟了一座宫殿,里面储存着我的记忆。只要看过一遍的东西都可以在里面找到清晰的版本。也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认出了当初自己的模样。而且灵魂空间还有虚拟作用,只要是魂力扫描过的东西都可以在里面虚拟。而我可以在里面做实验,搞研究。我不怕失败,失败也只是耗损神识和魔力,好恢复得很。最最重要的是,思维比动作快,灵魂空间与外面的时间比达到了惊人的20比1。

创造了Moon之后很多年后,我对出席对外活动厌烦了,决定自己制造一个像Hogwarts之心当年版本的魔像傀儡代替自己出现在公众场合。为了不让人知道,我必须自己动手培育一个魔灵。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当初我只是负责炼金术部分和最后的合成部分,程序那块是手下人做的。于是,我自己从灵魂空间找到当初的那份文件记录,直接在里面编程模拟,直到弄出一个比较满意的方案来,我才动手在外面复制。这就是Eysee的由来,除了Moon那家伙,没人知道Eysee的存在。

Eysee带着我幻影移行到伦敦,她自如改变身份外形将房子和钱的事情搞定。我们安定了下来。

这具身体还很弱小,不一定能够经受得住最顶级基因改造液的摧残。所以我配置了温和配方,准备一步步来。

在上个世界最后的那些年里,巫师的数量虽然还是比普通人要少,但是比例已经上升到总人口的百分之一。这个处境是我们奋斗了两百年的结果。即使没有魔力的普通人,身体素质也比二十世纪的人均水准强了好几倍。麻瓜这个词早已经被废弃不用,同时消失的还有哑炮。

我使用的东西都是效果最好的,与效果相比配的就是改造时的痛苦。疼痛往往比人们想象中的要难忍受得多,基因改造最难的就是人的心理。有些事情说着容易简单,做的时候却千难万难。

“越越,你准备好了吗?”Eysee布置好了魔法阵,我已经准备好进行最后的改造。在这次以后,我将再次成为巫师。如果时间刚刚好的话,我准备再次Hogwarts。

开始吧,我点点头,坐在魔法阵中,打开瓶子,将金黄色的液体吞下。

疼痛使人麻木,我却必须保持清醒。清醒可以让你看清很多事情,清醒才能让你看到世界的真实。

太美了,这还是第一次重生之后看到这个世界的力量源泉——源海。望不到边的的金色漩涡,神秘深邃,我浅金色的灵魂徘徊在漩涡的边缘。

每一次看到都不禁想要赞叹,每一次看到都有新的感悟,每一次看到都忍不住深陷其中。源海是平静的,在外围基本上不会有危险,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规则这么温和的原因。可是它坚定地拒绝任何一位靠近者,看似没有一丝波动的金色光晕只是轻轻将你推开。不会受伤,也不能前进。

“你醒了,事情还顺利吗?”Eysee扶起我,手脚还有些酸软的我现在使不上劲。

“源海还是老样子。”

“真羡慕你,实力还这么差劲就可以接触源海了。这个时代最强大的Dumbledore和Voldemort都没有那个实力,他们还处于自身小源阶段。而你现在就可以连接大源,能够吸收的能量比较温和,但也不限于魔法元素一类了。”

“要达到前世的水准还需要几十年时间,不过不急,身体还处在发育成长阶段,最重要的不是魔力,而是在身体里构建一个比较高级完备的能量转化系统。你那边进行得怎样了?”

“公司已经建立,主打环保产业,专利申请了一些,运行还很顺利。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政府对这方面产业支持态度不错,没遇上什么大麻烦。倒是你,早点恢复实力修复魔种源,量产元素精灵。改造这个世界,没有上百年的功夫是不成的。”

“知道啦,我会去找精灵王的。”那群吃素不讲理的兔子,鬼才愿意跟他们打交道呢。整个破坏精灵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所谓幻灭,不过如是。

Eysee知道我的想法,嗤笑一声:“不知道你破坏了多少人心目中的传奇法师形象。”

成功连接大源的我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恢复课程。需要考虑的事情还很多,上次破碎虚空做的防御品碎掉了,我得再做一个,现在收集材料都不嫌早。

至于现在还在受难的Harry Potter,不好意思,我不认识。

我也不矫情,我跟这一世的Harry Potter并没有同生共死过,不是后背相与的过命交情,没啥愧疚感。

时间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溜得格外快。一转眼,一只猫头鹰叼着一封信撞上了我的窗户。

******

坐在Hogwarts列车上,我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踏上火车时的情形。当时的我带着不趁手的魔杖和Eysee猫,在Mr Lovegood的千叮咛万嘱咐之下一个人求学。在火车上给自己罗列了七条注意事项,结识了Ravenclaw学姐Lisa Clever和Neville Longbottom。其中Lisa学姐毕业后出国了,我再也没有见过她。而Neville,他疯了,死在了那场预言球争夺战中,成为Dumbledore救世主策略的一个牺牲品。

我没有拉过他。作为朋友,我从来都没有拉过他。我看着他自愿成为救世主,看着他利用我们,然后疏远他,看着他走上一条不归路,放纵他就这么死去。当时的自己还很年轻,即使转世,也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考虑问题不周到。当年的事真的严重要让我与他断交的地步吗?没有。

他若站在我面前,我还会做相同的选择吗?

Neville提着行李箱,带着宠物出现在车厢门口,探头向内,看见我露出一丝羞涩。而后热情的Lisa学姐推了他一把,走进车厢。

分院帽唱完歌,Mcgonagall教授一手展开羊皮纸,一手拿起分院帽:“到前面来,站成两队,念到名字的同学请上来。”

上一次分院我假造了思维去Ravenclaw,不知道这一回去哪。

“Li Yue.”

我走上前去面对大厅坐好,Mcgonagall教授将帽子戴在我头上。

“Gryffindor.”沉默半响,分院帽高喊。

啥,我居然是Gryffindor。冲动、鲁莽、热血、头脑简单不简单都当简单用,四肢发达不发达都习惯乱使的Gryffindor!

我扫了一眼四张长桌,没有意外出现的人,包括坐在Ravenclaw长桌的Luna Lovegood,和没出现Gryffindor长桌的救世主Potter和Ron Weasley。

教师长桌上的Lockhart果然不是大叔,不过这个Lockhart身体挺差的,魔力一片混乱,就比哑炮好上那么一点。被Sand派人追杀吧,还没死呢。

Gryffindor热情洋溢,在餐桌上新人谈起了自己的出身。我被Malfoy家族摧残的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贵族用餐礼仪让我在Gryffindor长桌上格外引人注目。

“李,你是纯血家庭出来的吗?”Ginny Weasley很好奇。

“不,我父母都是普通人。”麻瓜一词我已经弃用很久了,早在我破解巫师之谜之前。要是我敢用,手下研究院中的来自普通人世界的科学家们非跟我闹翻不可。

晚餐过后,我来到Gryffindor塔,分了宿舍。Ravenclaw有空间扩展固定魔法阵,可以一人一间,而Gryffindor则不同。女生是四人一间,听说男生那边还是五人一间呢。

洗漱过后,换好睡衣,无声无杖隔离咒使出,我打开了笔记本,开始干活。梅林呀,我已经有差不多一百多年没睡觉了,平时都是深层次冥想来休息的。现在要我入睡,还真不习惯,纯粹就是身体休息而已。

******

我叉起培根看戏,Weasley太太响亮的声音回荡在大厅内,Ron可怜兮兮的,Harry正在安慰他。然后,Harry抬头看了一眼Slytherin长桌,捕捉到了Draco Malfoy的眼神。这不就是我上一世第一天撞到的DH吗?不知道这一世有没有可能。

我注意到Astoria Greengrass,她灵魂与肉身融合很好,一点夺舍的痕迹都没有。言行举止也很正常,看来不是庄小雪或者别的什么人。这一次,没有穿越女庄小雪的搅合,Harry Potter和Draco Malfoy能在一起吗?难说。

课程还是老样子,该上的上,该做作业的做作业。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去图书馆看书。

重建Hogwarts图书馆是件苦差事,因为城堡毁灭时,是一本书都没有带出来。Hogwarts之心留给我的书单和它给我脑子里留的不对等。魔法是神奇的,有些书籍只能用眼睛看,不能复写。而这种书,一般都放在j□j区,有一些则在城堡的一些密室里。随着城堡的崩塌,炼金术阵的毁灭,这些书永远消失在历史中。即使我后来多方寻找,也补不全书单。

就是为了这个,我也得上一趟Hogwarts。当然了,我坚决不承认我是Hogwarts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从Hogwarts毕业的校长。

我坐在图书馆阅读长桌边,右边是Hermione Granger,手里拿着一本从j□j区取出的书,一页接着一页翻看,左手边是一摞今天要看的量。

感谢魔法,我现在思维转得贼快,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是小菜一碟。照这个速度,不出半年,我就可以完成既定目标,跟Hogwarts之心打个招呼就走。

凭我的力量层次,全校师生包括Dumbledore在内别想看出我的异样。但这一切却瞒不过城堡的主体之灵——Hogwarts之心。我就等着它来找我好了,看看谁耐心更好。

又是一个星期六,我收拾好书本,独自一人走回宿舍。拐角处皮皮鬼冲了上来,水花四溅,果皮乱飞。

可惜没效果。所有东西在离我三尺之处落下,点滴不沾。我定住皮皮鬼,冲他露出甜美的笑容:“好久不见,Hogwarts之心。”

******

我看着眼前笑得人畜无害的Harry Potter,翻了一个白眼。

“阿越呀,来了都不打声招呼的,我差点就把Luna Lovegood认作是你。”Harry微笑得体,风姿怡然。

“收起你的狐狸皮,我又不是Malfoy那只骚包孔雀。”我掸掸人皮书上的灰,浑不在意远处三三两两的窥视。

“我是死后来的,阿越你呢?”Harry坐在旁边的草地上,靠着树根。

“渡劫飞升。”我吐出四个字,没打算深讲。

Harry James Potter,Potter家族前任族长,伴侣Draco Malfoy,育有两子一女。在其147岁时寿终正寝,重生到12岁的自己身上。然后遇见了自己上一世的好友李越,也就是我。

“你整个人都变了,可是气质没变,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你。怎么这辈子当Gryffindor,我还以为你会是Slytherin呢。”自从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之后,Harry对于我的学院属性便持怀疑态度。

“是Gryffindor也无所谓,我本来也没打算在这里待几年的。倒是你,你这救世主看来是要当到底了。脑残魔王就交给你处理了。还记得我给你讲的《哈利·波特》系列吗?”

“记得。Voldemort主魂,Nagini,日记本,Ravenclaw冠冕,Hufflepuff金杯,Slytherin挂坠盒和复活石戒指,还有我。”上一世,大部分魂器是由Voldemort收集的。这一世,该有Harry出手了。

我一点都不担心他,现在的Harry Potter论心机可一点不比Dumbledore差,只是掌握的资源有限,很多手段无法使用。

“知道就行了。”手上书本又翻了一页,我看向他,不怀好意:“如果你这世还娶Malfoy,我还替你证婚。”

他听后一震,露出迷惘神色,勉强一笑:“再说吧。”

******

“李,我简直不敢相信,Malfoy居然勾引Harry Potter!他怎么能这么做!阴险的食死徒!狡诈的Slytherin!”Ginny Weasley气冲冲跑到我面前,大声喧哗。周围的人看着我们指指点点,眼神闪烁,气愤、惊讶、嘲讽、不屑一个不落。

我淡定地写完最后一句,收起魔药作业。“就为了这个,你就这样跑来了。”这三年来Harry和Draco关系远远近近,一直不稳定。直到三巫争霸赛第二场,Harry Potter从水中揪出他的珍宝Draco Malfoy一飞冲天,两人的关系才明朗化。

看到他们从水中出现,上一世的遗憾得以弥补。想当初Draco Malfoy可是拒绝成为Harry的珍宝,一个人躲在寝室哭泣。而这次,他居然同意了。难道Malfoy决定重新站队了?

“你不是Harry Potter的女友么?圣诞舞会你不是他的舞伴么?”Ginny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作为Harry Potter唯二之一的女性好友,陪伴他出席舞会显然在众人眼中奠定了我“女友”的身份,而随后比赛火焰杯为Harry选出的珍宝却不是我。显然,我被“抛弃”了。

“我有说过我是他女朋友吗?”我无意澄清。

这时,Hyde Hidden从人群中走出,向我走来。Ginny被我的反问问住了,不过转头看见Hidden之后,忽然明白。

“原来是这样,你有新目标了。”她的鄙夷我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她心目中向我走来的优质男孩实际上也是一个Gay。找我来是因为两年前我救了他的心上人Gelderlor Lockhart,也就是暗盟中的Sun。

现在的Lockhart可是在为我工作,Hyde Hidden可不得紧紧巴着我,顺便打听我有何德何能从暗盟手下保住Lockhart。

活了两百多年,该会的都会了,随意打发掉Hyde,我准备去有求必应室做实验,却撞到Harry一个人在里面喝闷酒。

我走到边头踢了他一脚:“有本事使手段让Draco成为你的珍宝,没本事应付后果了?”

他睁开眼睛,看见是我,半天不出声。一出口却问了我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去看Mr Lovegood?”

活到我和他这个年纪,都是老成精的人了。他想问什么我一清二楚。

“爱我、宠我、照顾我、担心我的爸爸只有一个,他陪伴我日日夜夜,一点一滴的记忆都是美好的,独一无二的,包括他带给我的痛苦。”

“Harry,时间是一维的。他是一个全新的Draco,你不能强求他是你多年相伴的爱人。他们不是一个人。”

“而你,Harry,你也不是从前的你了。我是穿越的,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而你还是融合了这一世的Harry Potter。你也是一个新的你,尽管不是全新。”

“公平一点,Harry。对你对他来说,时间是必须的。”

******

“今天晚上决战。”Harry收拾好行装,站在我面前向我辞行。

这些年,魂器被陆续消灭,只剩下Harry Potter和主魂了。预言球争夺战如期到来,Harry和凤凰社以及傲罗做好了准备。火焰杯比赛的最后一场,Harry抢先拿到奖杯,被传送到墓地,Voldemort复活,召集了一部分手下。为了将食死徒一网打尽,Harry按捺住没有动手。筹划了一年,今天就是最终决战。

“真的不需要我去?”在我看来这种事没有什么公平而言,直接上就好。

“晚上DA除了我,一个人也没有,你也别去。一个精分魔王而已,又不是那个完整强大的Voldemort。”

“可是他跟疯狂。你要谨慎,不要大意。”

“对我有点信心吧,我可是你一手教出来的。再说了,我拿着传讯石呢。顶不住一定叫你。”

他自信满满,我也不打击他。这个Voldemort比起上一世我们对付的那个差了不少,加上Dumbledore在旁边,拿下他不成问题。关键是不能让那些食死徒给跑了。

我静坐在密室中,Hogwarts之心在我面前,我们在等结果。

两个小时过去了,袖中的传讯石突然发热。咦,还真碰上了解决不了的情况。

“我去了,你小心点。”小心什么,我跟Hogwarts之心心照不宣。

幻影移行到Harry身边,我看见一位“老朋友”。看来前段时间Voldemort大四搜寻黑魔法物品就是为了召唤他。

我笑容满面,语气轻快:“死亡领主尼古拉斯,很高兴再次见到您。”

黑袍人迟疑了一下,语气凝重:“我也很高兴见到您,年轻的传奇法师。不过,我们什么时候见过你面?”

“上辈子吧。”我莞尔一笑,火焰风暴直接出手。

******

暴虐的气息蔓延开来,到处是承受不住魔压碎裂飞溅的石块和斑斓的血迹。Harry Potter在李越出现的一瞬间就下令后退,看都没看对面的食死徒一眼。

一直注意救世主的Lucius Malfoy以为凤凰社不敌想溜,留那个Potter的绯闻女友李越断后。立功心切的Malfoy决定跟上偷袭,好好教训一下勾引他宝贝儿子的Potter,当然能送他去见梅林也是非常不错的。而在他旁边的Snape看见他的异样,一边心里诅咒巨怪脑Potter,一边握紧魔杖准备给自己好友来上一个魔咒。

这边Potter带领凤凰社撤出五十米,鬼鬼祟祟的Malfoy和Snape跟在后面,那边尼古拉斯和李越几句话说完直接动手开火。

以二人为中心,火红色与黑色魔法,近处来不及退开的巫师们瞬间被的能量流撕得粉碎。而魔法部正在处于毁灭进行时中,慢慢成为历史。

幻影移行需要准备的时间比较长,而且不能处在j□j扰状态中。而且李越与尼古拉斯两人实力过强,对拼过狠,以至于方圆百米都处在两人领域范围内。

这样一来,除了刚开始见事态不对头撤离的凤凰社和少数食死徒外,其他人都死在争斗的余波中。

Malfoy惊讶地看着远处元素乱流中的一黑一白,瞪大眼睛,仪态全无。而这边的Snape却发现Potter趁黑魔王注视打斗时暗下黑手。这小子,比他混账老子还黑。

中了一记索命咒的Harry没有停下,冲上前去回击了一记绿光,拼掉了Voldemort。毁掉了脑中的魂片,Harry掏出李越给的灵魂恢复剂一口灌下。指挥凤凰社围剿剩下食死徒的Dumbledore看到这一幕,心放下一半,转头看向光芒四射的魔法部,眉头又皱了起来。

李越并没有恢复到自己的巅峰状态,但是谁叫她是主场作战呢,从大源调动的魔法元素是尼古拉斯远远不能比的。她与尼古拉斯打得越来越厉害,外人早就看不清二人的动作。整个魔法部早就渣都不剩一点了,而上面的伦敦市区自然也不例外。

警笛声越来越近,直升机正朝这边飞来,剩下的巫师们知道的脸色大变。

绝对遮不住了,这么大的坑要编什么理由才混得过去?

“她会赢吗?”

“当然,阿越可是自梅林后的第二个传奇。”Harry Potter对李越的信心可比对自己足。

传奇法师,对于这个只在传说中的称号,众人惊讶不已。而李越的年轻更是让Dumbledore起了一层寒意。他跟Voldemort不过是大巫师,传奇法师可比他们高出不止两个等级。若是她想……

看到Dumbledore的神色,鬼成精的Harry能不明白吗?

“教授你知道吗,强者挥刀向更强者,只有弱者才会指向更弱者。”Harry的声音不大,却意外让在场每个人听得明明白白。

“Voldemort,也只不过是力量强点的弱者罢了。”Harry笑得意味深长,毫不掩饰自己对李越的崇拜和对Voldemort的鄙视。前世在李越旗下为魔法世界奋斗到死的Harry Potter怎么可能看得起目光短浅、自私贪婪、害人害己的Voldemort。即使他天赋惊人,努力刻苦,力量强大又怎样,古来今往这样的巫师还少吗?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梅林,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李越。

接触到Harry眼神,醒悟到自己一时想岔了的Dumbledore一阵羞愧。也是,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像Voldemort一样的。李越不是Voldemort,Harry也不是。而且,Du,Dumbledore转念一想,有传奇法师坐镇的巫师界自是与以往不同。

不知道李越使了什么手段,远处白光大盛,传来一阵阵响彻天际的惨叫声。很明显,不是李越的声音。

突然之间,声音戛然而止。白光消散,李越一袭白袍从废墟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漆黑的水晶球。

刚刚毁了一个魔法部,宰了一个死亡领主,李越的头发被烧掉大部分,白袍也破了一道大口子,半边身子被血染红了,可是没有人敢直视她。

梅林呀,这就是传奇法师。光凭魔法的余波就瞬时秒杀了一群实力强大的黑巫师。在她面前,Voldemort算老几。

“你们先走,我处理一下。”李越开口,Harry立马点头,押着食死徒幻影移行。被李越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巫师们连声都不敢吭一下,跟着走人。

在警笛声靠近的过程中,李越手指向天,指尖黄光大盛:“陨石天降。”

******

伦敦出现大规模陨石集中砸落在市区,幸亏是晚上,伤亡较小。麻瓜新闻界大肆宣扬这场天地奇祸,而巫师世界的报纸也不甘落后,毕竟那里可是英国的魔法部所在。但食死徒大败的消息传来,掩盖了这一事件。基本上巫师们认为是追捕行动过程中双方战斗破坏了魔法部,而其后的陨石不过是碰巧。只有真正消息灵通的人士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Lucius Malfoy对儿子如是说:“你不用在为Potter跟李越之间的神秘关系犯愁了。要知道对于一位女性传奇法师来说,男人对她有的只是敬畏之心。”

Draco Malfoy看着悠然晒太阳的李越和旁边轻松说笑却身体挺直的Harry,心下大安。Harry Potter虽然与李越大师关系好,但至始至终,他都是很敬佩她的。对于她,人们只能仰望。

感谢他Malfoy式的骄傲吧,以前虽然对于Harry与李越的关系吃味,Draco却从来未对李越采取任何手段。要不然,得罪一位传奇法师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福吉吃了大亏,魔法部被摧毁。他既不敢跟Dumbledore叫板,更不敢【跑到李越面前吼。他应该会想食死徒贵族们出手,可能比以前更狠,毕竟Voldemort彻底玩完,顾忌少了不少。

虽然不想承认,但Draco认为他与Harry的关系能够帮助Malfoy家族免受很大损失。Slytherin对于能利用的从不手软,唯一需要在意的是李越惮度。Draco知道过去几年里,只要李越不赞成的,Harry就会反对。这种绝对的信赖和无条件的赞同让他跟Harry吵了不止一架,而Harry却始终不愿说清他们之间的关系,跟她划清界限。

他跟Harry的关系她是知道的,Harry从不瞒她。若是她反对他,Harry会不会跟他分手呢?再次确定自己确实没有亲手对付过李越,Draco稍稍轻松了一下。至于巴结Malfoy家的那些人对李越做的事,虽然一件没成,但都是他默认的。李越那么聪明,她应该是知道的吧。而Harry,说不定也知道。

压下心头的苦涩,Draco转身离开。

******

我坐在长藤椅上,看着草地上喧闹的人群。Harry穿着白色礼服走向我,手里拿着两杯阿尔瓦香槟,一杯递给我。

浓郁清冽的味道矛盾又令人难忘,是顶级的美酒。看来Malfoy家和Potter家为了今天的婚礼是花了大价钱的。

作为证婚人,今天我一点也不忙。Malfoy家的管事能干得很,我只需要在典礼上为新人证婚祝福,其余一切都不需要处理。

典礼过后的宴会,想跟我套近乎的人不少,我却没有那个兴致。这几年光是替Hogwarts更换能源系统,铺设网络系统就花了我不少时间,跟暗盟和炼金术协会的共同研究也耗时颇多。起步阶段时间总是不够,我却比前世多了不少耐心。Harry的分量不够,有些事不能处理。魔法世界终归是人类世界,一些事情必须按照世俗规则来,光凭力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你要走了。”Harry的眼神平静无波,声音轻柔。

“是的。”我点头,“早就该走了。”

“魔法世界需要你,没有传奇法师,我们对阵麻瓜世界底气不足。不能再留五十年么?我保证,只要五十年。”

“我以前跟你说过重生的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你提这个干什么,我们有哪里做得不好?”

“没有,一切都很好。我不用顶着Luna Lovegood的身份,Anna没死,Mr Lovegood没死,Dumbledore没死,Voldemort死亡,Lockhart跟Kid在一起,你跟Draco光明正大相恋,尼古拉斯被我杀死,Hogwarts之心仍然存在,魔法世界与普通人世界融合顺利。我从没想过,我的心里有这么多遗憾。你真不愧死修者第一障碍。心魔,或者说执念。顺便说一句,Harry讨厌用麻瓜这个词。”

话音刚落,场景立即消失,漆黑中,一个与我一模一样除了眼睛是红色的人立在空中。

“这不都是你的愿望吗?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红眼李越问。

“我们的过去造就了我们的现在。否认过去就等于否定了自己。发生的事情永远存在,回到过去的我也不是那时的自己。承认自己的遗憾并没有什么不对,那些是部分的我。可我还有未来,真正的强者一直向前,从不回头。”

“我不是Luna Lovegood,我是李越。我相信自己,即使遗憾,也不会停留。别说是重生第二世,就是重生第一世我也不会停留。失去的已失去,拥有的不放手。”

“来吧,心魔,看看你能在我手下走几招。”

******

法师塔寂静无声,除了我没有别人。睁开眼,我又成了那个298岁的李越,Luna Lovegood魔法大师。

虚空之中,一道裂缝张开,看不清那边是什么。

终于到了跟这个世界说再见的时候了。别了,魔法世界。别了,Luna Lovegood。

你该走了,李越。我轻声对自己说,再不迟疑,走向我选择的未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