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说教蒋青青
作者:老王牛 更新:2019-10-05

季元斌的脸色并没有因此好看半分,若是愣由现在的情况这般发展下去,他不知道局面会恶化到什么程度,但他还是努力地想要做些什么来挽回。

“这位警官,可不可以让我打几个电话?”

顾欣挑了挑眉毛,并不意外,这样的情况发生过许多次了,总有人试图以特权来解决一些事情,不过,眼前的这个叫做季元斌的小子要识相多了,至少知道询问他的意见,不过,也无所谓,他显然首先就找错了对象。

顾欣挥了挥手,说了句随便,就不理会季元斌了,然后转头看向另一方。

这个时候,一个警察正小跑着来到顾欣的身边,“报告,发现新情况!”

顾欣接过这警察郑重其事地递过来的一个小药丸,眉头当即就紧紧地皱了起来,凑在鼻尖下仔细地闻了闻,不由自主地朝着郝俊的方向看来。

这玩意绝对是个棘手的货色,又出现在这个场面,现如今的沪城,几乎对它谈之色变,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竟然还有人胆大包天地在流通这些东西。

难不成,这是郝俊给他出的难题?应当不至于吧!

不过,顾欣毕竟不是简单人物,心中的疑云很快就放在一边,当即就扯着嗓子大声命令道:“封存物品,所有现场人员一律不得离开,给局里缉毒部门的同志打电话,请求他们的支援!”

季元斌刚打完电话回来,正想跟顾欣说几句,听到他的这个命令,当即就急了,“顾队长,他们这帮人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是我们在交流聚会的时候突然闯过来的呀!根本就是两路人!”

顾欣冷着脸打断了他的话,肃然道:“这些事我们自然会调查的,现在我劝你最好先保持沉默,不然我会有理由觉得你们可能会窜供,还有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

他的警告并未起到很好的效果,对面一拨人里总算是又有人再一次走了出来,上上下下地看了顾欣几眼,满不在乎道:“不就是几粒摇头,丸嘛,何必那么大张旗鼓的,我们又不制毒贩毒,顶多罚点钱了事,我说这位警官,您可别吓我们啊……”

顾欣也笑了,“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们犯了多大的罪啊,所以你们也不用紧张,好好配合就是,如果不配合,落下一个袭警的罪名,那可是很严重的!”

顾欣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笑得却让人慎得慌,反倒是轮到站出来的这位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了,只好也学着季元斌,开始站到一边频频打电话,不过,他可没有季元斌那么规矩,也不理顾欣与诸多警察的虎视眈眈,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郝俊和蒋青青已经走了上来,他们的黑色桑塔纳实在是太过显眼,早就有好几个警察过来招呼了,顾欣手底下也有几个人是认识郝俊的,也就没有太过不客气!

蒋青青这个时候,已经基本上是属于哭丧着脸了,尽管郝俊对她说过这是他所谓的办法,但她一向自诩聪慧的脑袋里想不明白,依旧对郝俊怒目而视。

“顾队长,我们两个只不过是路过的呀,这两个车队阵势真大,硬是把我们挤在了一起,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您瞧瞧我们的桑塔纳,哪像是能飚车的,在这些豪车里面就跟垃圾差不多……”

郝俊面不改色地说着假话,蒋青青心中几乎恨不得把他撕成两半,在俱乐部遇到极大的危机的时候,他竟然想的是怎么撇清自己,简直不算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她满脸鄙夷地往边挪了一步,说什么也要和超越俱乐部共进退,一腔怒气道:“我不是跟你一道的,你别跟我扯到一起!”

郝俊看了眼一脸决绝的蒋青青,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心中的思量,暗道一声果然是一个傻妞的同时,也不禁感到几分好笑。

她倒是对关清媚死心塌地地很,她拜托的事情竟是这样不顾自身安危的上心,甚至不顾及自己的前途和声誉。

这一出,倒是让顾欣颇是好笑地看了郝俊一眼,然后板着脸问道:“是这样吗?”

边上立刻有人回道:“报告队长,我们已经查验过车辆管理的情况,证实这辆黑色桑塔纳的车主的确是这位蒋青青女士!”

顾欣大手一挥,”那就一并带走调查!“

不是吧?

郝俊彻底苦了脸,蒋青青一副你自食其果的恶劣表情。

顾欣凑到郝俊身边的时候,轻声问了句:“小俊,这些摇头,丸是怎么回事?你事先知道吗?”

郝俊无奈道:“我这是无妄之灾,本来是要回学校的,谁知道那个蒋青青脑袋抽风把我带这里来了,我甚至不知道这帮子飚车的人是些个什么玩意儿!真是晦气!”

郝俊在顾欣面前没有多少掩饰的必要,遇到这样的事情,谁的心情恐怕都不会太好,他是知道近来沪城因为毒品的事情,整个警局乃至是整个官面上,上上下下都如惊弓之鸟一般的状态的。

顾欣点了点头,正色道:“大致的情况还未确认,不过,一些人的身份已经逐步核实了,都是沪城一些有地位有权势的人家的子侄辈,不好处理啊!”

郝俊翻了翻白眼,”顾哥,这跟我耍心眼,就是你的不对了,不就是一个聚众飚车嘛,根本不算是什么性质恶劣的大事,至于那些摇头,丸,少了不要紧,大了也用不着您去费心了!何必愁这些呢!“

顾欣乐了,随即再一次恢复了铁面无私地板着脸道:“都带走!”

因为几颗摇头,丸的出现,缉毒部门几乎全体在夜里出动,他们可都是卯着劲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可到了现场,却发现只是零星的一些摇头,丸而已,根本构不成大案,不由大失所望之余也松了口气。

不过,顾欣的一句话,让他们的精神重新紧张了起来,“既然有消费的人,就必然有贩卖的和生产的,只要顺藤摸瓜,就一定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缉毒部门的人员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盯上了那些被搜出来摇头,丸的人,还不忘放出大号的缉毒犬继续扩大战果,把一众也算是见过世面的青年人吓得面色苍白!

就这样,顾队长维系了他一贯铁面无私的作风,把所有人都押上了车,超豪华的车队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警察们都过了一把开豪车的瘾。

郝俊跟蒋青青坐在她的黑色桑塔纳里,只不过驾驶员换成了警察,郝俊看着不理会自己的蒋青青,颇是郁闷道:“我说蒋律师,我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不要感情用事,不要感情用事,你就是不听,瞧瞧吧,现在,我们都得进局子里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亲手把一个高一学生送进了公安局,你早把我送回学校不就得了!这让我怎么向学校老师和父母交代?“

蒋青青鄙夷地看了郝俊一眼,“活该!”

郝俊不为所动,继续淡然道:”作为一名合格的律师,面对突发情况,首先要冷静思考,找到切重点,仔细权衡利弊,这样的情况下,你首先应该是把自己摘出来,而不是傻乎乎地陷进去,两种情况,一种你作为嫌疑人一起被带走,而另一种你就可以作为一个律师名正言顺地为他们争取相应的权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束手无策!真是服了你了!”

郝俊的话愣是把一脸怨念的蒋青青说得面红耳赤,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冲动犯下的错误,但她不愿意在郝俊面前承认,“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你现在竟然好意思在说教我?”

郝俊不理会她的反驳,继续道:“是你不问缘由把我开车带到那里去的,也不经过我的同意,还甚至勉强让我想办法,这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蒋青青郁闷地冷哼一声,满脑子都是悔恨,因为她现在根本无力去做什么,不过,她已经想好了,待会等警察问询的时候,先把自己摘除来再说,媚姐还不知道现在发生的情况呢!得向她汇报一下!

开车的警察从后视镜里瞥了郝俊与蒋青青一眼,也不理会二人争吵的气氛。

他是认识郝俊的,甚至知晓郝俊与刘鹏飞之间亲近的关系。

此刻坐在车里的顾欣,正一五一十地向刘鹏飞汇报情况,已经有不少求情的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上,实质上,飚车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的话,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是对于这些个青年人来说并不算是好事,只有一点,若是以后再组织相应的活动就会很容易被盯上,倒是他们背后的所谓的俱乐部,会遭到惨重的打击,只是现场搜出了摇头,丸的毒品,那性质就不好界定了,因为不确定之间是否涉及大规模的交易以及网络。

主要是这个时机太过敏感,不好掌控啊!还是得看大人物们的态度!

郝俊可是给他出了个难题,希望只是一些简单的漏网之鱼吧,这样他也可以心安理的,但若是真正涉及到毒品大案,他又不可能坐视不理!

顾欣的心里矛盾,可见一斑。

(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