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作者:步步布布 更新:2019-10-05

“你不是她你是谁?”

突来的声音响起,步咘下意识的放下双手,勾起嘴角:“原来你也只会凭外表判断一切了吗?”

她刚刚看到了,果然跟她想的没做,那个玉牌就是三代以上的圣女所有,也是过去唯一能看的懂天书之人,不过现在加上她已经不能算唯一了。

“你…”

万年不变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痕,当感受到那抹熟悉的气息之时,心中也许有感慨,有激动,有欢乐,有忧愁,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璟月仙尊,你果然是个冷情的人呢!”

步咘放松下来,双手抱胸轻轻的靠在窗台边,嘴角勾起一抹邪魅。

“最近的事件都是因为你吧?又想要害多少人命才甘心?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了。”。

听到璟月仙尊的话,步咘邪笑一声:“你果然只相信自己认为的,很抱歉,我可是刚到还不到半盏茶事件呢?能做什么事?你可要好好看清我现在的实力,确定能做出你说的那些事?”

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都和自己五官,谁也别想把脏水随便乱泼…

分神?才分神那不可能才被察觉到,难道真的是才来?之前的失踪事件不是她弄得?

“那么,你来是干什么?”

步咘一扬手,明明比普通书籍大上一圈的书,一只手依然拿的轻松,小小的手掌握在上面显得那么不协调。

“你…”

步咘将书放回原位,既然已经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一个瞬移接近璟月,手指轻勾那雕刻般的精致下颚:“来干什么不重要,不过,这么久不见了,银家有些想你哟!”

璟月表情依旧没有变化,但步咘的视线刚好可以看到红了的耳根,嘴角一勾:果然是个闷骚的,过去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呐~事情都办完了,下次来看你,bye。”话音一落,身影就消失在楼内。

直到人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中,璟月眼眸不禁一缩,刚才没有丝毫灵气波动的情况下,她御空飞行了?

败了?又是什么?

步咘没有用御剑离开,最大的原因就是会被察觉,既然已经被察觉了,那去向绝对不能再被知道,所以才突然那样,在璟月心神有一丝不同之后,立刻用风离开。

倾听者另一奥义:万物皆可倾听善用。

“你去哪里了?”

璟月刚回到住处,一道女声便急不可耐的问出口,同时身影渐渐的出现。

白色的揽月长袍,墨发精致的梳起,斜长的媚眼,挺巧的琼鼻,小巧的樱唇,此时却喋喋不休的说话,长度正好的脖劲每一个动作,都牵扯着半露的锁骨,一颦一笑皆是魅惑。

只是嘴里吐出的话却倒人胃口:“你到是说啊!这么晚了去哪里了?你要知道再过几天我们就要成亲,结成双修伴侣了,你还到处跑去跟女修约会,你到底长不长心啊?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难道你还想着那个贱人吗?她可是伤害无数修士,用他们内丹去涨自己修为的怪物啊!难道你忘记你看到的了吗?她还会吸血啊!那些人多无辜,你怎么不想想那些无辜的人,他们被她害了之后,却不能再轮回,那可是真正的魂飞魄散啊…”

“够了,回去!”

冰冷的声音带着一抹不耐烦。

梅凤眼眸瞪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眼前的男人:‘这几百年来,从没有对自己凶过,无论怎么无理取闹都不会说一句重话的男人,今天居然反口了?’

璟月一个眼神扫过,梅凤浑身僵硬,身体入坠冰窟一般,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坚持了一下,就坚持不住直接飞奔出去。

‘咚’

“呀!大小姐这么晚怎么孩在外面?”

“姬…玛玛…又给…父亲。送…送宵夜回来吗?”梅凤看到一个中年女人端着空的拖盘站在那里,刚才就是撞到她的背上了,虽然女人的背不是很硬,可是鼻子还是酸酸的了。

“是啊!大小姐又去圣子哪了?”大小姐还真是执着,每次去都会哭着回来,还越战越勇,果然有梅家的风范。

看着面前的女人哭着点点头,姬玛玛无奈的说道:“马上你们就要成亲了,大小姐还着急什么,圣子早晚是大小姐的夫君,你们会幸福的在一起,你要知道,现在圣子每天都很忙,大小姐再去麻烦,难免会疲于面对大小姐,又怕说话伤到你,才会吓唬大小姐的。”

“真的?”梅凤听到这话,还挂着泪珠的脸上扬起一抹微笑:“那我这段时间就乖乖的忍耐吧!我要做璟哥哥最好的妻子。”。

“那就对了,我送大小姐回去休息吧!”

“嗯,谢谢姬玛玛!不过姬玛玛,我刚才很生气,肚子有些饿了!”

“没事,姬玛玛回去给你准备!”

“嗯,谢谢姬玛玛了。”。

两人的身影伴着若隐若现的月光渐渐远去,交谈声也因为距离的原因,越来越小。

月光透过云层正好照亮刚刚还是阴影的部分,在地上照应出一道长长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