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143:敖展的幸福生活
作者:炎古木 更新:2019-10-05

送走了幽兰无双他们,扶弱和敖展遵守了约定,呆在莫家堡,

自从回来后,莫邪霸心里就像是装了个定时炸弹一样,总是担心扶弱突然哪里不开心了就要嚷嚷着要离开了,

莫于吉突然看见这样轻松的老爷,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端着茶走进来就见到莫邪霸在那里不住的抚额,

“老爷出了什么事了吗,看你的眼神好像有什么烦心事”将手中的茶放在桌上,顺手将已经掉在地上的折扇给捡起来,

“你说我还有什么烦心事,还不是怕扶弱那小子一下子不开心就要走了吗,你说现在他走了我拿什么将他绑回来”莫邪霸说完大大的叹了口气,

“我当是什么呢,就这事还不好解决啊”听完老爷的话,莫于吉真是哭笑不得,这家伙真是在大事上聪明,这样的事上就是个傻瓜,

“你不是看见了跟在少年后面的人来吗,你要想将少爷绑在身边就要将敖展绑在身边,有时候耍点小阴谋也可以”

“这么说你是有主意了,那这件事就让你去做,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莫邪霸友好的拍拍于吉的肩膀,将做恶人的机会交给了他,

看着欣欣然离开的老爷,现在真是哭笑不得,什么叫我去做,扶弱是你的儿子又不是我的儿子,他走不走管我屁事,

天一亮莫于吉就拿起桌上在就准备好的账本匆匆赶到扶弱扶弱房间去,

“别吵”扶弱一掌拍向身边的敖展,本来还在睡梦中的人被门外急切的敲门声给吵得迷迷糊糊,现在被扶弱这一爪子算是彻底醒了,

瞧着门外的架势,看来不将他们吵醒是不会停止的了,敖展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穿戴好衣服,

“醒了,睡得好吗”莫于吉啊看着前来开门的呃敖展露出八颗大大的白牙,

一开门就见到莫于吉,还有那张怎么看都觉的毛骨悚然的微笑,敖展心里警惕嗖嗖的往上涨,

“这么早有事吗,还是找”

莫于吉直接越过敖展径直走向内侧,既然要做样子那就要做得像样一点,

扶弱本来还想趴在敖展胸膛上睡觉的,谁知那人已经离开了,等了很久也没有见他回来,这才眯起眼睛微微起身看着门边,

“谁啊,敖大哥我好困啊”

莫于吉一进来的时候就听见这样一句娇嗔的话,再看见那个光着半个胸膛的人,上面还有疑似吻痕的东西,脸色顿时一阵尴尬,

敖展从后面尽力啊看见呆在屏风处的莫于吉正觉得纳闷,不就是扶弱叫他在回去睡觉吗,有这么吃惊吗,想想不对劲急忙走进去就见到那个就应该缩进被子里睡得死死的人已经半起着身子呆在那里,脸上一阵白赶紧上前将那人狠狠塞进被子里,这个家伙他怎么能让他的身体让他以外的人见到呢,

被裹在被子里的扶弱羞愧的简直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上红得就像是一个苹果,谁知道这老不死会在这时候进来,他身上还有那些痕迹呢,自己看着就觉的羞人吗,现在还被人看了,

莫于吉硬着头皮大声嗯了一声,当做没事人一样转身离开坐在正中央等着他们,

这要是被自家老爷看见了还不那起剑直接劈了那个将自己儿子拐走的男人,哎,看来自己的想法真是应验了,要想留下扶弱那就要将敖展那家伙拿下,最好是让扶弱为了敖展留下来,

在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之后,扶弱简直就像是一直炸毛的鸡,见谁不顺眼就毫不留情的吼谁,

扶弱气呼呼的从账房里出来,真是气死我了,这些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啊,今天教我一大堆说是什么算账的,下午就来教我则呢么学习接见客人,这些人是不是闲的发慌啊,更气愤的是他们居然在他面前说什么龙阳之好,这不是明摆着再说他和敖展吗,

“你个混蛋给我出来”扶弱来到莫邪霸的房间里,这些人肯定是他指挥的,

“这是你对我的态度”莫邪霸听见那个混蛋两个字气的差点将手里的杯子捏碎,要不是于吉在一旁说着小不忍则乱大谋不然他早就将被子摔个粉碎,

“你说呢,你自己做的什么事,还想要我将你当做长辈吗,”扶弱隔着门板和里面几乎要气的吐血的人斗嘴,

手中的杯子还是不能幸免被摔碎的下场,莫于吉黑着脸看着这两父子,算了它还是尿遁吧,在这样下去迟早都会成炮灰的,

莫邪霸怒瞪着一双眼去开门,就见到扶弱叉着腰站在门外也是一样的睁着眼,简直就是两只拼眼睛谁打谁小的傻瓜,莫于吉手里抓着一把瓜子站在一旁的角落里看戏,

“你是不是不想和你那个姘头一起逍遥快活了,”

莫于吉看着撒了一地的瓜子,刚刚被这句话直接惊住了,这家伙真是越老越不正经,

“你,”扶弱被这一句弄得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竟然用这句话来威胁他,要不是知道那小老头武功厉害,他才不会这样呢,

“喂,你别扯上他,今天我来是问你为什么要我去学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扶弱又再次梗起脖子,气势什么的又再次飙升,

“你知道劳资是你什么人,你敢这样和我说话”莫邪霸被扶弱那趾高气扬的气势深深伤了心,怕自己在说出什么不雅的话,急忙跨过他院子里走去,

莫邪霸为自己倒了杯茶,顺便消消肚子里的火气,其实他心里并不怎么生气,这样的扶弱虽然对他不尊重但是也不再是那样畏首畏尾的呃,可以和他大声的讲话,总有一天他会心甘情愿叫自己一声爹,

扶弱被这一句话问的立刻奄了,这个人是他的父亲,这已经不是个秘密了,即使这个男人是在他活了二十多年之后才出现,但是他的确是弥补了他心里一直存在的空白,但是这样也不能让他就能这样毫无芥蒂的接受他并叫他父亲,

“我知道,但是这样也不能成为你折腾我的借口”

看见扶弱收起身上的刺,莫邪霸也不再逼他,虽然他一直都想让眼前的人叫他一声父亲,但是他也知道他欠他的太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解决的,

“我这不是在教你一些东西,以后这里的一切都是会交给你的,你不多学一些东西怎么可以好好打理这里的一切”

看着那双满是期盼的眼,扶弱并没有说话,而是选择了沉默,

莫邪霸知道这样做是为难他,向他这样的性子的人是不喜欢有什么束缚着他,他应该属于那种没有纷争的生活,

“如果你不惜黄,我可以将这一切交给敖展,我知道如果我硬要拆散你们,只会将你逼走,所以我打算将这一切都叫给敖展,毕竟他也算是莫家堡的儿媳”莫邪霸在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明显变小了,但就是这样小的声音也没有逃过扶弱的耳朵,

“你说真的,你答应我和敖展在一起了,虽然我不再会你答不答应,但是敖展说你是我父亲,不管怎么样都要得到你的祝福”扶弱小心的控制住声音,但从那双眼里莫邪霸还是看见了欢喜,不想让那抹光亮消失,他下意识的点点头,

“爹,谢谢你”扶弱看见他点头开心的往莫邪霸脸上亲了一口,也叫出来那一个字,然后飞也似的跑开了,

莫邪霸呆呆的摸着那处濡湿,刚才那个孩子叫他爹了,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啊,

“于吉,你快过来”莫邪霸看见在角落里的莫于吉立马招呼他过来,

“于吉,你听见了吗,刚刚那小子是不是叫我爹了”莫邪霸不相信的看着莫于吉似乎,那眼神活活要将他融化了,

“是的,小少爷叫你爹了,这下你也该安心了,我说过小少爷不是那样小心眼的人,只要不对他好哪里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莫于吉将手里的瓜子塞进腰袋里,这下子,也不知道说就一点好歹也让我把这些东西解决掉,现在好了要听着老小子年到好久了,这年头戏果真不是随便能看的,

自从摆脱了被人指着鼻子说教的而生活之后,扶弱的日子就过得很是滋润,可是苦了敖展这个小子,

扶弱没良心的看着敖展每天一大早起来和那些糟老头子进行着肢体交流,他则美滋滋的继续在床上睡觉啊,这样的日子真是好啊,

敖展看着脚下偌大的莫家堡,这里曾经是他再也不想回来的地方,如今却是承载他幸福的地方,从来没想到他还会有拥有幸福的那一天,看着天边的夕阳,转身离去,以后他就是莫家堡名副其实的二当家了,说白了也就是一个苦力,但是为了扶弱做一辈子的苦力他也心甘情愿,

每次回来的时候看着扶弱坐在桌子旁就着一盏灯等着他回来,那是就算是在外面再怎么苦累一回来看见他心里的的不悦就会烟消云散,多年以后敖展每每想起心里都是一片温暖,

就着扶弱的姿势将他抱在床上,这个傻瓜叫他不要等他前脚答应后脚又是一样的固执,

扶弱在他回来的时候就醒了,奈何眼皮是在太重了,伸出双手搂住敖展的脖子,将所有的任性尽数交给这个人,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等他但是他又怎么能懂没有你在身旁的夜晚没有你温暖的身体夜晚对我而言就是一场煎熬,扶弱将头搭在这个为自己挡住所有风雨的人的肩膀上,有你相伴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