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大结局
作者:湘潇无泪 更新:2019-10-05

临近北寒之地,却不知为何,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将三人阻隔外,似是百丈巨浪从前方涌来,强大的波浪冲击,即使是魔幻尊主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迫之力,三人均是无法呼吸。魔幻心中明了,在阵法中心必定发生了异变。

魔幻尊主没有任何犹豫,逆流而上,冲破阻碍,同时护住傲雅的胳膊又紧了紧。

阵中心,小威的离去激起了李玄多年来压抑在心中的不满。瞬间魔气暴涨,平日里压抑着的魔剑气势在这一刻全部释放出来,魔气压顶,周围的游离丝线被冲击到百里之外,声势吞没整个北寒之地,大有气吞山河之势。

可无论怎样,奇丑男子定力如山,即使此等威力也无法使之挪动半毫。而魔宗看着自己亲手塑造出来的男子无所不能,看着那双傲视一切的冰冷眼神,心中大是爽快,狂笑声钻进李玄的耳朵,听来却是让李玄心中的憎恶瞬间暴涨。这个人,必死。

此刻,魔剑感受到主人的必杀意志,周遭砂石横舞,风力像是着了魔一般带着雷电之力,向着魔宗和空中奇丑男子飞去,噼啪声如有苍穹下九天惊雷般,所到之处,一切皆无,地面亏裂成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悬浮在空气中。

在李玄驱使之下,向着魔宗砸去,如此力量,一旦被砸中,不死也瘫了。。。魔宗不躲不挡,周身幻化,一件黑底红丝战袍无声加身,竟是千年不出世的魔君铠甲,只有修为可撼天地时,此铠甲方会被召唤入世。

没想到魔宗修为在短短几年内竟达到如此程度,定是秦川的百灵珠辅助了他。在魔君铠甲面前,这小小的冲击力算的了什么,瞬间便化作灰烟,消散在空气中。

而就在铠甲出现的一刻,奇丑男子霎时消失在原地,霎时出现在李玄身前,就连魔剑也没来得急反应,只觉得一个手臂闯进了李玄的身体,李玄看着眼前这副冰冷的丑陋嘴脸,瞠目结舌,没人知道这东西是何时消失,又是如何出现的。宛如鬼魅般驰骋在天地之间。

唰,手臂无情拔出,血液如柱般从身体涌出,空气静止了,周围好安静,没有一点的噪杂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拼命的跳动着,呼。。呼。。呼。。大声的喘息着。。。就这般结束了?菱儿。。。我的菱儿。。。李玄拼命的呼唤着,可是嘴唇没了力气,苦苦呼喊,可是没人听得到。。。无力,无奈,身体开始轻盈,没了知觉。。。眼睛还不舍得闭上,或许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还有他所留恋的,不舍得丢弃,生命总是这么脆弱,时间总是这么的短暂

或许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我对不起小威,对不起菱儿,对不起恭聚派上下所有的师兄弟们,更对不起冰儿对我的期望,救世?我没能完成任务。。。

这是多么遗憾的一生。。。试问,我做成了什么?对啊,我一事无成,就连眼前的仇人,我都毫无招架之力。。。怎么能如此作罢。。。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想活着。。。我要活。。我要活。。。心中如此呼唤着,呐喊着。。。

奇丑男子无声出现在魔宗面前,单膝跪地,向主人宣告着这一切的胜利,魔宗欣喜若狂,可是就在此时,原本没了生气的李玄,突然有了一丝气息,奇丑男子与魔宗心灵相犀,两人同时转头,看着地上浴血的【死人】,眉头微皱,奇丑男子一个瞬移便来了李玄身旁,左踢右拳,将李玄当做皮球一般,每拳的力道足以轰碎百斤重的巨石,更何况是重伤奄奄一息的.。

李玄整个皮肤亏裂,血肉模糊,几乎难以辨别这是人的身体。男子似乎还不罢休,飞身半空,凌空傲视,一个火焰熊熊的球体出现,竟是要焚尸灭魂。

轰。。。随着火球的降落,空气被燃烧的扭曲变形,从刚才开始,李玄那双愤恨的眼睛从未闭上,李玄眼睁睁的看着球体接近,身体早已僵硬,没了知觉,眼角流出了绝望的泪。

“【住手】,【李玄】”随着两叠声而至,一身白衣,一个面具,是她们。。。小白乃千年九尾天狐,修为自是不用多说,加上面具女子的辅助,竟是硬生生的将这火球挡了下来。

可这火球温度极高,如此近距离抵抗,两位女子皮肤慢慢变得通红,面具女子转头看着浑身浴血的男子,心中痛楚之极,而那块神秘的面具在高温下,暴露了女子清秀的容颜。

小白诧异的望着,嘴角微笑着。。。

她,是她,我心中的可儿,多年未见,它依旧存在。

无论经历怎样的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它依旧存在。

即便变了容貌,岁月变迁,矢志而不渝,它依旧存在。

多少年的情思,多少个日夜的想念,多少个凄清月光下的泪水,只为眼前的人,那张脸,好清秀,好熟悉,好想摸摸她。。。抬起手,手臂却不听使唤了。。。

奇丑男子面无表情,看着这两位美貌女子,毫无动容,又是加重了力道,火球骤然扩张,这劲力之强,眼看两位女子便要香消玉损了。

此时,突然一股莫名的力道围绕李玄,无声旋转,将李玄脱离地面,场中温度骤降,方才还是火焰地狱,现在竟突然温度骤降,李玄的身体以看得见的速度,瞬间冰化,其他书友正在看:死亡武侠游戏全文阅读。

胸口硕大的血洞,竟无声复原,一个不知名的黑色珠子悬浮在李玄身前,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力量,似有气吞山河,征服世界的气势,而此刻李玄的身体好似无底洞一般,吸收着这可怕的力量。这珠子便是连李玄都不晓得如何得到的魔珠。

原本的千百条被男子震裂的伤口,在魔珠的 力量之下,慢慢复原成原来白皙的肌肤。魔宗远远的看着,心中危机感丛生,吼道:“你还在等什么,杀了她们”

就在李玄完全清醒过的同时,火球瞬间压顶,李玄眼看着小白和菱儿被火焰吞没,轰出数丈之远。

李玄伸手,魔剑在手,扬起挥下,空间随之震动,地面亏裂出深不见底的深渊,火球被一剑轰碎,火焰碎片四散而出,而那奇丑男子也身分两半。

“魔珠竟有如此撼动天地的威力。”早已赶到的魔幻尊主和傲雅,秦川三人凌立远处,生怕一个不慎,打斗余威伤及傲雅。

但看此时场中气势,非同小可,魔幻情急之下,带着傲雅和秦川转身便走,不想四散的火焰残片,也会波及到如此远的地方,只听傲雅闷哼一声,鲜血从口中喷洒而出。。。

魔幻抱着傲雅,看着怀中面色惨白的,呼吸逐渐困难的她,心中焦急。而对于秦川来说,刚刚找到的母亲就要分离了?秦川晓得眼前的男子与母亲的纠葛,不好下手,可又心中郁结,一把拨开魔幻,带着傲雅离开了。

魔幻回头看看场中情况,也不多想,便朝着秦川的方向追去。对于魔幻来说,即使是整个世界被挽救回来,没了傲雅又有何用。

人说,世间男儿皆薄幸,却不知世人流俗,仁者稀耳。

眼瞎,魔宗气急败坏,看着自己亲手创造的完美力量被李玄一手摧毁,怒从心中起,魔君铠甲蠢蠢欲动,其魔力与李玄相比确实差了点。

两魔对峙,巅峰对决,其一必死。此刻的李玄亦正亦邪,可自从刚刚李玄涅盘重生,全身的呼吸,气力与之前判若两人,俨然一副魔界尊主的霸气风范,再无半点人间血肉之躯的温暖,面上的阴冷让人望而却步。

李玄一步一顿的迈着桀骜的步子,完全无视眼前魔宗尊主的力量,只见李玄将魔剑抛至半空,一个诺大的黑色的手掌凭空出现,不断延伸变大,犹如如来佛的五指山,重山压顶,轰然拍下,魔宗单手定江山,却不料,重生的李玄的力量竟如此之强,魔宗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血红雾气洒落在胸前铠甲之上。

“当年若不是你,我又怎会走上这条不归路,你,死有余辜。。。”话音阴冷,仇恨肆意,李玄手掌拍下,魔宗的魔君铠甲瞬间碎裂。魔宗哈哈大笑,口中鲜血不断冒出,呼吸中带着血液的涌动,却在此时,空气中响起了清脆的银铃之声。两人均是诧异,此阵以天后铃为引,方可驱动,阵法维持到现在,它怎会响了起来?

众所周知天后铃乃女娲娘娘的随身之物,其灵力清纯,可驱鬼神,诛妖魔。此阵本为禁忌之阵法,妖力非常,看来冥冥中自有定数,自古正邪不两力,邪必胜正乃亘古至理。两魔相抗,魔力非常,引动了天后铃的出现。

李玄和魔宗均受到天后铃的压制,铃声入耳,宛如千百刀刃刺刮五脏,生不如死,两人趴在地上,奋力抵抗着人类难以承受的痛楚,可是魔宗先前早已深受重创,境况比李玄更严重,眼前之人怎可放过,李玄虽然被魔珠魔化,可是在恭聚派学得的法术还在,用着最后的残存的一丝气力,右手雷电之力暴涨,抛向魔宗。。。

数月后,一个无名村庄内,荒无人烟,周围杂草丛生,却有几处田地长的茂盛,“出来吃饭喽”,一位妇人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儿子,享受着晚年时光,而这儿子却长的其貌不扬,外人看了,肯定会说怪物来了。。。说着人话的怪物儿子称呼妇人为母亲:“今天是那个人的忌日,我们过去看看吧。”

妇人稍有犹豫,可还是点头同意了,无疑这两个人便是秦川和傲雅。当时千钧一发之际,魔幻尊主将自身的修为尽数给了傲雅,魔界的魔尊可保凡人长生,治疗伤患自不在话下,也因此魔幻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算是弥补了当初犯下的罪孽吧。

另一处,恭聚派废墟内,一个身穿黑皮紧身衣的男子深情漠然,时不时抬起酒壶喝上两口,如此摸样,已经持续3个月了,偶尔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过来探望,也只是看上一眼,随后又是沉默。

那天过后,菱儿由于早已身重魔幻的幻术,命不久矣,加之当天伤势过重,撒手人寰。小白修为高深,3个月过去了,经过调理已无大碍,却也伤及元气,恐怕没有十年八年不可痊愈了。

这一天小白一如既往的前来探望,却发现李玄盯着手中的珠子默默发呆,小白问道:“你要做什么?”

李玄并未回答,便吞下了珠子,与其说是珠子,不如说是铃。

小白刚要上前阻止,却是迟了一步,“你吞下了天后铃?”

李玄:。。。

小白:“你可知道,以你现在的魔体,天后铃能要了你的命。。。”

李玄缓缓抬起头,眼中含泪,慢慢说道:“魔躯?我是人,菱儿也是人,我要这个躯体做什么?守着百年的寿命,终生饱受孤寂之苦,又有何意?”

小白笑了,却是那么苦涩,“遵从你自己的心意吧!”

小白转身不忍再看,只听到咚的倒地之声,小白哭了。。。雨水慢慢下着。。。

那个人的身体不知怎么发出了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