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话 梳理(完结)
作者:不知所云的文 更新:2019-10-05

第二百九十三话 梳理(完结)

一瞬间的冲动让我忽视了她的感受,而当我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才察觉到了她心底的想法。[http://]她的过去,如同梦境般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即使是吸血鬼又如何呢?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倒在地上的男孩说道。他的眼神里没有悲伤,一丝微笑挂在了脸上。露娜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你不怕我吸你的血吗?”

“不怕啊,只是……如果我多吃一点糖,我的血液会不会甜一点,这样更好喝?”那个男孩儿的笑脸竟然如此阳光,就算是我看到都觉得这个傻瓜实在是太可爱了。然而,透过露娜的眼睛,我却看到的是一片模糊,这个女人的泪水怎么这么多呢?

“怎么了?我给你吸血的话,也不用你拿泪水还我啊。干嘛哭啊?”

“混蛋,你既然要和我交朋友,就应该知道我不可能吸你的血……”

“不,你错了,只有朋友才不会孤立你。你的朋友将会永远和你站在一边,不论是人类的一边,还是吸血鬼的那一边……”说着,男孩迎了上来,亲吻了露娜的脸颊,露娜的牙齿碰到了他的脖颈,对于血的仿佛连我也怂恿了,此刻我恨不得她赶快咬下去……然而一阵黑风之后,露娜逃走了……只留下那个男孩儿坐在地上仰望着月光下的黑色身影。」

梦醒了,我躺在生存大会的宾馆里,此刻,我的思绪很乱,不知道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门打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她身穿白衣,让我一瞬间以为是那个藏在心底里的人。然而当她的直发触碰到了我的手指时,那股熟悉的味道萦绕在我的周围。我的嘴巴越长越大,泪水突然就从眼角迸发出来,她看了看我,问道:“怎么了?还在痛吗?”

“你……你……”我的舌头难得一次的打结了,经历过那么多令人惊讶的瞬间,却没有一次比这个瞬间更令人惊讶,或者说是发了狂般的喜悦。这个瞬间,我感觉世界都已无所谓了,只要她在我眼前,就足够了。

“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看了这么久……还流眼泪呢,呵呵。”她笑了笑,说道。那份笑容让我的眼泪流的更凶了,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四肢还是能动的,于是连忙抱住了她,说道:“白无常,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我……我想死你了……”没错,眼前的那个女子就是我的挚爱,白无常。

白无常被我的激动似乎有点吓到了,她的脸突然变得很红,嘴里也结结巴巴的,说道:“文芒……文芒……你怎么了?你……你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你先放开我,你抱的我好紧啊……要是让姐姐看到了……我就……”说着,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黑无常的眼睛怒视着我。[http://]一股颤栗的气息之下,黑无常慢慢说道:“行啊,文芒……你竟然敢来硬的了”说着,她从桌子抄起那本日记,“唰”的一下,丢了过来,正中我的脸上。我受到这一攻击,却依旧没有松开手,这让黑无常和白无常都愣住了。黑无常说道:“你……你……干什么……还不放手……”

“不,我不会放的……这次,我死也不会放开她的手……”我紧紧的抱着白无常说道。

“哦?终于宣言爱情了?这下不用在这些女人中摇摆不定了。”老鬼拿着酒瓶,依在门框上说道。“不过,能让你做下这样的决定,我觉得,有些蹊跷啊……所以,你是不是先放开白无常,我们好好谈谈?要知道,你要是再这样抱下去,有个女孩儿会发狂,有个女孩儿已经快幸福的死掉了……”此时我感觉肩头一沉,白无常的脑袋压在了我的肩膀上,她已经晕过去了,但是脸上却还带着微笑。

事实证明,老鬼说的是真的。文静几乎是发了狂,开会期间她都执意要坐在我的身边。而白无常则取代了我,躺在那个床上,黑无常则以照顾她的名义把房间门彻底锁死了。彻底的意思就是钥匙孔里都堵上了黑色的羽毛。虽然昨天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但是老鬼并没有驱赶露娜的意思,反而是稳住了大伙,让露娜留在了这里。他的意图很明显,露娜是唯一一个能佐证我的人,佐证这个世界曾经发生了许多其他的事情。老鬼对我说道:“邵华那边的问题,我们弄清楚了。实际上,露娜只是犯了血瘾。吸血鬼到了必须吸血为生的时候,理智就会降低,而文静与她同屋住,自然成了她的下手对象。好在邵华,及时发现了这件事,所以阻止了她。之后的事情……”老鬼的眼睛向露娜看去。

“之后的事情,就和你梦里看到的一样……那个邵华竟然也说了那一番话……”露娜接下了老鬼的话,直接对我说道。我想起了梦中的事情,再看看露娜绯红的侧脸,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如此,她忍住了,她靠着那些海鸥的血液勉强维持了理性。

老鬼继续说道:“不过,这不是长久之策,然而吸血的问题先放到一边。我现在很想知道,除了你之前所说的不同的赛程经历以外,我们之间对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到底还有多少偏差。”于是,我将地狱修行还有如何拿到血染等等的事情向大伙说道,虽然所有人质疑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的经历是否如同做梦,但是露娜的附让我更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确实存在过。

当我说道白无常去世之时,秦广王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当我按照老鬼的提示,一段一段说完过去的事情之后,老鬼陷入了沉思。他对我说道:“你说的这一切,很多地方都符合实际,比如地狱修行的问题,如果是按照你所说的形式,那么,我确实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关于你在地狱里的描述,也基本无误。但是我要说,在我们的记忆里,你没有去过那个地方,而且白无常也没有死,甚至,吴天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邪恶……”

“没有那样邪恶……是指……”

“你知不知道他有个妹妹?”

“妹妹?你不会说的是……”

“嗯?你知道?就是他同母异父的那个妹妹,汤吟。”听了老鬼的这句话,我突然心生好奇,难道说这个已经是众人都知道的秘密了吗?老鬼继续说道:“他可以说是为了他的妹妹而战的,因为她的妹妹已经死了,而能让她复活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重生之石。”

“这……等一下,我实在有些晕了,你说吴天是个好人?”

“好人,倒是谈不上,只是你应该会比较理解,相依为命的那个人死了之后,变得不择手段想要使他复活而已。”

“那我们为什么要阻止他?”我气愤的说道。

“你的思维还停留在你记忆中的那个时间点里,在我们的印象中,从来没有阻止他的意思。而且,我不得不提醒你一点,宗研并不在我们的队伍里。他是在吴天的队伍里,我们这边的五个人是你,曲丁子,邵华,桂健一还有许仕麟。你要搞清楚,生存大会不是让你玩正义和邪恶对抗的游戏,所有人都是为了生存而在努力的。”

“可是……不行……我的记忆里太混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很简单,这个世界里你没有经历那么多,你在老王的特警队里练习了三个月,并且在看守所的罪犯拳击赛的时候阻止了暴动,并且找到了这把传说中的刀:血染。然后再我的带领下,按照那本日记所写,我们一直走到了这里。像你说的地狱修行,白无常去世什么的都没有发生,这个世界没有命运玩弄你,比你想象的要平静许多……”

听着老鬼的描述,仿佛那都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心中想着,这时,脑海中响起了不知所云的文的话:“当你可以知道未来,你就会希望一切如自己所想……”我看着手中的日记,渐渐察觉了这一切的偏离远远不止是这一点,没有了在地狱的修行,我却依旧能参加生存大会,这显然是有问题的。我看了看露娜,突然想到昨天的一句话,便问道:“你昨天说他一定阻止不了吴天,能阻止吴天的人一定是我,是什么意思……”

“因为……只有你和吴天对决,我才有重返那个世界的机会啊……”露娜迟疑了一下,我感觉的到,她似乎在隐瞒什么。此刻,我仿佛在心中看见了自己的脸,我问她道:“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不是之前,是之后……”她低下了头,轻声回答道。

“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有记错……当时来到这个世界却被撞的地面上,是因为你……”

“我…?”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你,来自于未来的你……”露娜的话让我再一次吃了一惊,而老鬼的眼神闪烁了起来,似乎在他的脑海中,各种繁杂的线索已经开始梳理成线了。他用手指告诉我们安静,然后闭上了眼睛,慢慢说道:“未来的吴天曾经返回到过去,改变了你的出身,那未来的你自然也不傻,他说过,曾经有三个计划,第一个是改变这个时间线,第二个是诱导吴天杀掉自己,第三个,就是回到过去,改变了自己。未来的你一定不傻,既然可以改变这个世界,那为什么不让自己幼时的记忆幸福一点?为什么不让自己死去的朋友都复活过来?而由于他对这个世界的改变,与不知所云的文所写的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冲突,同一个世界被两人撕裂开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发生了各种混乱,直到不知所云的文死去,世界的变数重新归零。那被安排好的命运之战,也就彻底消失了。”

一切仿佛做梦一样,几天后,我又一次坐在了那久违的STORY BAR里,喝着咖啡,等待着某个故事的开始……虽然我明明知道,之前的故事根本没有结尾,但是现在的状况却是最好的结局。我们在生存大会上败给了牛魔王,最终吴天赢到了最后,拿到了重生之石,复活了他的妹妹。而我败退的原因很简单,白无常活过来了,吴天也不构成这个世界的威胁了,我已经没有一个参加生存大会的理由了。露娜在老鬼的帮助下,开始在STORY BAR帮忙做事了,白无常,黑无常不时的也来这里和我说说笑笑,一切都因为未来的我改变了这个世界,然而,这个世界就像真实的世界一样,平庸和乏味。老鬼看着我那一副无精打采的脸,说道:“在后悔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觉得自己不对,但是如果我有的选择的话……”

“你希望回到那个白无常死去的世界和吴天继续抗衡吗?”

“不希望……”

“那么接受这个结局。现实总是这样,不像故事里那般精彩……但是我们却因此而很幸福。”老鬼说着,美美的抽起了烟。

两点的钟声响起了,今天的故事又将开始了,而今天却不同以往,大厅里面只有我一个,老鬼看着我说道:“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异事酒》。我将这篇故事献给那些还在犹豫和迷茫的人。要知道,故事总是没有结尾的,因为人还活着……”